15 Minutes with Hang

Ep84

瑞典乡村餐厅农场以工换宿系列3:这里的人,窗外的世界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她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这是我在瑞典乡村餐厅以工换宿系列第三期的节目,如果前两期你没有听的话,建议大家翻回去听,可以更多的知道一些background Information。这期节目其实主要想讲讲这些volunteer的故事,这些和我一样,在这里以工换宿,在这里居住的,来这里做志愿者的人。我们一共在这里待了4周,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overlap。有一些人来了,有一些人走了,有一些人从我们来的时候就在,一直到我们走的时候还留在这里,所以跟他们有不同的接触,有不同的交流对话,也引发了我其实很多的思考。

其实来之前大概有这么一个感觉,就是说还会有其他的人,可能会是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经历,而来了之后发现其实这段经历带给我的影响和冲击超乎了我的想象,那种感觉真的是走出自己的泡泡去看到真实的世界。

因为真的没有任何一种场合下会让你遇到这些人。There is no way会让瑞典的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和西班牙的十八九岁高中刚刚毕业的小情侣,来自巴西的20岁出头大学刚刚毕业的情侣,来自德国的30出头的女生,来自巴勒斯坦,同时是瑞典国籍的30左右的一个女生,以及我们,来自加拿大,在北美居住了十几年,中国人,把这些人聚在一起。我觉得可能也是这一段经历神奇的地方所在。不同的人,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教育,说着不同的语言,然而却因为这样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在这里相遇。所以想和大家一起聊聊我和他们的故事。

人物的出场顺序,我按照这些人和我们接触从少到多依次排列,其实和我们接触最少的是这一对西班牙的小情侣,两个人刚刚高中毕业,我们来的那天,第二天他们就走,所以总共我们一块在这个餐厅里面只共同待了一天的时间。同时他们那一天一直在干活,我们那一天是刚刚到getting settled把东西放好,在周围熟悉熟悉环境,其实没有太多的接触。但是回到屋子里的时候,男生在洗澡,女生在外面等他,跟我们就简单的聊了两句,感觉两个人都是个性非常活泼开朗,非常可爱的teenager,就十几岁的小孩子。女生又非常的直接抱怨说她本来就是想来陪动物玩和自然接触,没想到天天在厨房里面干活,还非常的紧张。男生洗完澡出来跟我们介绍了一堆周围可以去逛的地方,然后没有说太多的话就离开了。总之对两个人的印象还都蛮好的,都是彬彬有礼,又非常可爱,非常大方的这种小姑娘小伙子这种感觉。

接下来想说说另外一个女生,我觉得她的经历非常的神奇,虽然和他交流不多,但是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志愿者。我们总共共同在这里面待的时间大概就是4天左右。第一次见面是老太在火车站来接我们,把她放在火车站,因为她那天要出门,正好就把她送到了火车站。在从火车站回到餐厅的路上,老太就给我们大概讲了讲这个女生,这个女生是在瑞典出生的,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长大,而她想长久的在瑞典居住和生活。去年也是8月份的时候开始来这里面做志愿者,然后一直想要在这边找工作,找房子getting settled。可能因为种种原因都不是很顺利,于是她就一直在餐厅里面打工,同时在这儿住了10个多月。在餐厅帮忙,同时也是慢慢去figure out自己的下一步。

老太大概讲了几句关于这个女生的背景和细节,当时我觉得好神奇,在这个地方待了10多个月,第一个印象就是觉得老太应该对她还挺好的,让她在这里面住,可能让她有一个落脚的地方,同时又觉得她们两个肯定关系非常的好,要不谁没事一直让这个人在这里住这么久。后来其实种种经历让我去质疑自己最开始的这两个猜测。

真正和她接触是当天晚上。她后来自己回来了,我们就住在隔壁,而这个老旧的房子完全不隔音。她回来了之后就开始不知道是在听书还是在听podcast,反正在放着自己的东西在听。而特别不巧的虽然是我第一天,因为我晚上有好几个coaching call,我怕打扰到我和客户的对话,所以我不得不去敲门,让她把声音放小一点。其实有一点尴尬,因为虽然在火车站匆匆见了一面,我估计她连我的名字都没有记住,而我跟她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能不能把声音放小点”。她说:“哦,我都不知道你们在家里面。”然后就很委婉的道了歉,把声音调小。第一印象觉得是一个非常直接的女生,有什么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我们去干活,这个女生的shift是从早上9:30开始的,我们当时在餐厅吃完饭,准备歇一会儿去遛狗,开始我们这一天干活。老太给大家排班的时间不一样,干活的顺序不一样,巴勒斯坦女生是先从厨房开始的。然而她到了没多久,我就听到了老太在厨房里面的叫嚷,意思是她可能迟到了5分钟,老太对她不满。而老太说话的口气和想表达的意思全部都是横着出来的。她说:“我从来没有见你准时或者是早到过,对于瑞典人来说,提前5分钟就是准时,你如果在大公司给德国人干活,那你要提前半个小时。”女孩道歉,而老太却不依不饶说:“这并不是这一次的事情。”总之好像意思是说,我在为你好,你应该听我的。女生没有太多辩解,于是大家就开始各忙各的了。

我没有见过女孩干活,但是听老太的口气让我觉得她可能平时从来都不准时,或者是她总是很拖沓,但是到后来真的是一起,大家在厨房干活的时候,我才觉得她简直是such a big help,如果她不在厨房,真的是会变得一团乱,我都难以想象她帮了老太这么多的忙,而且在这里干了10个月,老太竟然会这样责骂她。因为虽然有很多志愿者,但是她是唯一一个会说瑞典语的,所以当客人来了,除了老太以外,她是唯一一个可以去前台招呼客人去前面收钱,真的是知道厨房里面里里外外应该做的每一件事情的唯一一个人。

虽然那两天已经不算最忙的时间了,但是周末的时候依然来了不少人,当她shift结束之后,我觉得我们真的是所有的人就像在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不停的跑来跑去。而当她在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得更加的容易一些,因为她知道什么时候该上,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去照顾客人,同时也可以指挥我们去帮忙,一切都变得更加的井然有序。而老太对于她的责骂,以及她在厨房里面如此的忙里忙外去帮助老太,真的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我觉得简直不可思议,她为什么要在这里待上10个月?我猜她有她的原因吧。

那天干完的活,我们一起往回走到自己住的地方,我没事跟她搭话,我说:“听说你签了lease了,可以搬到新的地方了,是不是很开心?”她非常直接的告诉我说:“I'm so excited.” 我太兴奋了,太开心了。同时她也说,我之前一直是自己一个人非常独立的生活的,而在这里经常被人管束,真的是一件不舒服的事情,所以非常开心能终于有自己的地方了。虽然她没有直接的去指责老太任何,但是话里话外让我感到可能这10个月对于她来说,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不知道他们两个对于这段彼此的关系做如何的评价,我猜测她们都是从彼此身上得到一些好处,同时去容忍她们不喜欢的地方。我不知道老太对于她有什么不满,可能很多是没有按照她想象中的每一步去做事情吧。但是她当然需要去容忍老太的坏脾气,老太的anxious energy,这种非常紧张,非常stress out的这样的一种能量。但是我猜她也有她的难言之隐,她需要在这里重新开始,需要去找到自己的出路去找工作,就要有一个落脚的地方。我不知道她的背景,她的家境,可能容忍老太太一点坏脾气,对她的责骂、批评,只不过是一时的不快而已罢了。

尽管她们两个在一起朝夕相处了10个月,但其实从她们的交流过程中并没有看到relationship,我没有看到过多的对彼此的关心和照顾。之前就是那天她去签lease,早上是老太把她送过去的,她后来晚上是自己回来的。我还很惊讶,我以为老太会去开车接她。后来我问她你怎么回来的啊?她说其实每次去车站都是自己走路,或者是在路上看到有人就去搭个车,老太不会送她,也不会接她,所以她特意会把自己出门的时间和老太需要去接别人送别人的时间协调好,这样就不会是太过分的不合理的要求了。

她非常直爽,有什么说什么,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小小的connect,其实发生在她临走之前大家一起吃饭的餐桌上。她开了一个老太的玩笑,说了一句反话,老太完全没有听懂,hear it as what it is,因为是反话,老太觉得是一句正话,还在解释,然后她就笑了笑,没有再过多的去说。而我听明白了她的笑话,在餐桌的另一边对着她笑,然后我们两个可能笑了十几秒钟。就是那样的一个瞬间觉得虽然我们都没有太多的了解彼此,但我们却拥有一些共同的东西,拥有一个共同的语言或者是一个笑点。

后来她就离开了,拎着自己的行李,因为那天我们在工作,而她又匆匆的走,因为老太恰好要去城里办事,就说把她送到她住的地方去。她还临走之前给我发了一条消息说,因为老太刚刚告诉她可以把她送到要住的地方去,所以走得很匆忙,没有时间跟大家道别,也没有时间来打扫房间,我告诉她没关系,希望她之后一切顺利。

下一个出场的是德国女孩,我们的overlap有两周的时间,她比我们早到两周,也是在这里待一个月,所以在我们待了两周之后,她回到德国。她和巴勒斯坦女孩年纪差不多,30出头,20末尾,而和巴勒斯坦女孩却是完全可谓是相反的性格。巴勒斯坦女生让我感觉直爽,甚至有的时候脾气有一点火爆,不会太多的去隐忍,会为自己去争取权利,但是也知道to pick a battle to fight,知道有的时候也没有必要去每一件事情都去争执。而德国女孩是非常nice的这样的一个女生,说话也很和气,细声细气,你感觉她从来不会和任何人引起争执。在工作的过程中,哪怕她有的时候会面露一些不开心,但是她都不会直接的告诉你,她不开心。她五六年前就来这里当过志愿者了,然后这一次又重新过来,再来待1个月。

巴勒斯坦女孩在这待了10个月,我都不觉得他跟老太有着一种很近的关系,然而德国女孩和老太太却是另外的一种不一样的dynamic。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老太依然是我们的boss,是我们的领导,是这里的统治者,但是她对德国女孩却更多了一些关注关照,更像是对自己的孩子或是对自己的朋友。

我可以感到德国女孩有的时候还是依然对老太是敬畏的,是害怕的,但是老太会主动邀请她去做一些不会主动邀请我们去做的事情,比如带她开车去一些地方,比如晚上会和她一起骑着自行车去遛狗子们。我不知道是不是语言的关系,在这里神奇的是西班牙的小情侣在一起会说西班牙语,巴西的小情侣在一起会说葡萄牙语,我和岚哥在一起说中文,每一个人其实从某种程度上都形成了天然的屏障。大家在一起都说英语,然而其实我们可以当着别人的面去说任何我们想说的事情,不会让别人知道。

老太会说荷兰语、英语、瑞典语,还有德语,所以德国女孩和老太在一起,他们两个人经常说德语,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层,让她们两个的关系更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语言的关系让德国女孩和我们有一点点的疏离,因为毕竟很多情侣都是两个人在一起,我们会说只有我们可以听懂的语言,然后她就无形中的被孤立了。

另外一点德国女孩和大家都不一样的是,她是唯一一个没有所谓的排班的人,一般都是前一天老太会把第二天每个人的schedule告诉你们,你是从9:30~2:30,或者你是从11:30~4:30,不管是什么样子,然后她会告诉你是先去遛狗,你还是先来厨房帮忙。而德国女孩却没有自己的一个固定的排班,她依然帮忙,不管是遛狗还是在厨房,她可能做的事情也并不少,但是她没有一个固定的需要她去完成的任务。

这些神奇的关系让我觉得她似乎一直处在志愿者和老太的边缘。她会和我们一起玩,一起说话,一起遛狗,晚上吃完饭一起玩一些board game,玩一些游戏。但同时她有的时候在厨房里面又想去维护老太的权威,让我们多做事。我不知道她的心里是什么感觉,但是在我看来,她似乎是在游走在两个不同的圈层或者是阶级的边缘,时而在这边,时而在那边。

德国女孩是善良的,是温和的,我跟她的说话也不少,但是却总觉得无法走进。有一天早上我听到她在房间里哭,后来给她发了消息问她,是不是everything is ok,她没有回复。当我看到她的时候又去问,她说前不久和男朋友分手了,想起来依然很伤心,我劝了她几句,给了她一个拥抱,然而她不愿意多说,我也没有再多问。

德国女孩这次来的时候,我不知道具体的background information具体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是她在这里拿到了一只小白狗,然后要把小狗带回德国去,同时她想把这个狗训练成一个therapy dog。她对狗万般的耐心,因为小狗其实非常的活跃,也没有经过训练,她会很晚的时候依然出去遛狗,如果狗想出去撒尿的话,同时我猜狗也给她带来了很多的陪伴和这种安慰。在她不工作的时候经常会看到她去遛狗,然后在湖边抽抽烟,在电话上和朋友聊天。因为老太要去荷兰,所以老太同意让她和狗一起搭着车,把她送到离德国不远的地方,这样其实省了她很多的事情,而且狗可能也舒服一些。

在她们走之前,我问她是不是很开心就可以马上回到德国了?她说并没有。我说:啊,为什么?她说因为有太多不确定性了,可能因为之前和男朋友分手,现在没有一个确定的住的地方,她之前是一个在帮助残障小朋友的幼儿园工作的,然而是一个contract work,是一个合同工,合同结束。她同时读了一个硕士的学位,毕业论文还没有写,选题还没有选好,我说你回去之后准备干嘛呢?她说准备找到房子之后开始写论文,然而却没有一些头绪。我不知道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可能是人生的一个节点,一个转折。在面对众多的不确定性的情况下,这里可能是一个世外桃源,重新整理情绪,而最终可能都会要回到现实,去面对那些该面对的,不管是写论文,找工作,还是下一步。

最后说说巴西的这对小情侣,两个人二十三四岁大学刚刚毕业不久,他们比我们早来了一个月,在我们走之后的几天才走,所以我们在一起朝夕相处了一个月。男生说着ok的英语,虽然有一些发音不准,虽然有一些词不达意,但是完全可以正常的交流,女生没有办法用英语正常的交流,所以很多时候是男生在帮她翻译。在这个期间我一直在鼓励女生多说,同时会不厌其烦的去帮她解释一些词汇,她也会问我一些语法,有的时候会为她的进步开心,她说我是她的新的英语老师。男孩上的是私人的大学,学的是律师,同时自己在创业,自己在经营一家公司,算是他老妈给他投的钱。而女孩上的是公立学校,是关于养动物的,有一点像动物营养,如何去更好的饲养动物,如何去让他们更好的去繁殖。

男生话很多,也愿意跟我们交流,会问各种各样七七八八的问题。因为女生在语言上的障碍和我们的交流会少一些,很多东西是男生翻译过来的,但我却觉得其实女生想法很多,翻译的这件事情其实很神奇,有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女生的思想,或者是女生的思想和男生交流之后,又通过男生的嘴里说出来,而很多东西是已经经过了筛选,经过了挑选才到我们耳朵里的。

他们知道我们从加拿大过来,其实非常的兴奋,问了我们很多关于加拿大的问题,因为他们一直想离开巴西,而其中他们在考虑的一个选项就是去加拿大读书。其实最开始我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有多么的想离开巴西。而第一次真正的聊巴西是在一次晚饭的时候,老太提及说之前也有一个志愿者是从巴西来的,后来嫁到了瑞典。男生问:“之前的志愿者有没有说过关于巴西,他对巴西的想法和印象?”老太没有多说,我当时打趣的说:“it sounds like you have something to say.” 可能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那你就告诉我们呗。男生就开始去分享,说他们所在的城市是多么的不安全,走在街上都需要提心吊胆,尤其是女生会经常被骚扰,会被harass。而在大城市,像里约这样的大城市,用他的话说那简直就是war zone,就像在硝烟战场上一样,我说什么意思啊?他说大城市里面全都是各种毒品贩卖,有一些富人的区域算是正常,游人的区域也是正常,但是到了平民老百姓住的地方,每天你都会在为自己的安全所担忧。大家搭了几句话,插了几句嘴,然后我们就开始去聊别的话题了。其实当时听完我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觉得他的话好像没有真的戳到我的心里,或者是说我没有真正的听到他们。

直到后来他们提及是说想要在这里多待几周,但还没有决定要看能不能机票换掉,换机票要再交多少钱,他们再去做决定。我当时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怎么还会有人想在这里多待?我问他你为什么想在这儿多大?他们说觉得这里很好,我简直就是震惊。后来他们再一次的去跟我们描述他们生活的状况,才让我感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说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带一个broken cellphone,一个坏了的手机在身上,而把自己真正的手机就揣在腰上,因为你随时都有可能被抢劫,而那个时候你就会把你的坏手机拿出来给他们。然后他们跟我们形容被抢劫的场景,他用自己的手指放在自己t-shirt的下面,就这样point at you这样指着你。他说抢劫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你不知道这个人下面是枪是刀或者是手指头,当然你没有办法去冒着生命危险去猜,那只是一根手指而已,所以你会交出你的钱,交出你的东西,交出他们想要的。岚哥当时说你们不可能去搬到其他的地方吗?他们说没有,没有地方是安全的,没有地方是他们愿意在巴西居住的。

其实那个时候我不知道是因为他们的语气,或者他们跟我们描述的更加的具体,才让我更深刻的感受到他们在巴西居住的环境,以及他们为什么想在这里多待。作为一个女生,如果我每天上街都要会去担心是不是有人来harass我,来骚扰我,或者是不是有人会用枪顶着我来抢我的钱,我觉得我是没有办法在那样一种环境下去生活的。所以在这里不管再简陋,不管再艰苦,我会感到安全,我会感到放心,我会感到放松。我不知道他们描述的巴西的状况有多么的真实。我猜测如果你有钱,你有权,你在任何一个地方可能都会过着相对舒服的生活,但是对于平民老百姓来说,可能就是不一样的一番景象了。

女生告诉我,她现在最重要的top priority就是离开巴西,去另外一个国家。男生有一次可能情绪有点激动,他说sometimes I want to bomb that place and start over again。他说我有一个炸弹,我可能都想要把巴西炸平,然后再重新开始。我不知道那是气话,还是充满了无奈,也许都有吧。

这些我们在这里遇到的志愿者,我们会一起说笑,会学葡萄牙语、德语,然后用不标准的发音去模仿他们,会吃完饭之后一起玩桌游,打台球,会一起去遛狗子,照相,一起趁老太不在的时候烤一些自己喜欢吃的cookie,我给大家做一些点心。我们会在一起嬉戏笑闹,忘记我们的不同,也会说一些严肃的话题,把一切都拉回到现实的生活中。

我觉得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把我们所有的人聚在一起,在人生的不同节点,对这里有不同的期待,也因为这段经历让人生变得有一些不同,每个人带着不同的目的,有的人可能想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哪怕在这里要经受一些苦难和折磨,有的人可能来这里寻求一个安全的港湾,哪怕那是暂时从现实生活中的逃离,再或者只是想在这里享受几个月,不用出门去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完全的自由,完全的安心。

而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段完全不一样的经历,是任何的一段旅行,任何在其他的地方都无法体会到的。而跟这些人的交流是让我走出自己的世界。我觉得自己是一个open minded的人,是一个开放的人,是一个去拥抱不同的人。然而在原来的生活的环境下,在美国,在加拿大,哪怕我接触到那么那么多的人,我的同事、我的朋友,我的客户,我去参加活动认识的人,哪怕大家都是那么的不同,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依然和其他的人非常的脱离。大多数人都是在公司工作的白领,大多数人都受着良好的教育,大多数人都有着类似的梦想和他们想实现的东西,而在这里让我们看到了更真实的世界,普通的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他们的挑战,他们的艰辛,他们的梦想,以及他们在去实现自己梦想的一步一步的旅途。

而这些让我感到我其实万般感激这个地方,万般感激这段经历。

好啦,就说这么多,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