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83

瑞典乡村餐厅农场以工换宿系列2:从温暖的连接到冷冰冰的交易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她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这期的podcast是关于我在瑞典乡村的餐厅农场以工换宿系列的第二期节目,第一期节目如果答案没有听的话,可以翻回去听,也最好翻回去听。给你介绍了一些背景以及为什么我做这件事情。同时第一期节目里讲了我到这儿第一天的 emotional roller coaster情绪上的波动起伏,以及在这个过程中的思考和自我的调整。

我其实这几天一直在想,后面这几期节目应该按照什么样的一个逻辑或者什么样的一个顺序把它呈现出来。因为我并不觉得时间是一个好的节点,或者是说一个好的呈现形式,除了第一天以外,因为那更多的是我自己的内心的一些想法和反思,而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感觉就好像是在画素描。一开始当我接触到了这些人,我会对他们有一个印象,去勾勒出一个轮廓。而随着和他们的交流接触的越来越多,会加上一些细节,加上一些details,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发现有一些东西所谓的不正确或者是有偏见,然后再去擦掉,再去修改。其实我觉得也许我们跟别人交流交往就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而这段经历有意思的是我们忽然一下认识了一群新的人,又是在这样的一个特殊的环境下,认识了一群其实平时在我们生活中都没有机会认识到的人,所以其实每天都有一些新的想法,新的改变,不管是对自己的认知也好,或者是对他们的认知也好。所以最终决定这一期和下一期节目来讲讲这里的人,我对他们的一些想法,他们和我们之间的一些交流,以及我在这个过程中的一些思考。这一期主要来讲讲我们的host,其实也就是餐厅的主人,老太和老头。下一期节目来讲讲这里面的志愿者,也就是和我们一起打工以工换宿的来自世界各地的这些小伙伴们。

我们的host,我在第一期节目里面稍微提了两句,当时在网上看到他们觉得是慈祥的老头和老太。老头其实完全在我们待的这些天里面没有出现。老头和老太其实都是荷兰人,在瑞典住了十几二十年,在我们到之前老头发了消息告诉我们,他的妈妈报病危,于是他在我们来之前就开车回荷兰了。所以在我们整个待在这的期间,老头一直在荷兰,所以完全没有见到,但是之后我会提到跟其他volunteer其他志愿者聊天的过程中,他们讲述了一些关于老头的细节,我会在这期节目中稍微描述一下。所以接触比较多的可谓是“朝夕相处”的就是老太。我们呆这4周时间和老太在一起的时间有两周,也是在我们到这儿两周结束之后,老太也回了荷兰去度假。其实这两周的时间就是我们和另外的volunteer算是帮她看家,同时在依然在做事情,依然在干活这样的两周。

然而和老太太朝夕相处的这两周,其实我对于她的印象,我和她的关系以及我们之间的接触和交流还发生了蛮多的变化的,然后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引起了我挺多思考。所以这一期主要来讲讲一系列的变化和心路历程。

我先来描述一下老太吧,第一次见到老太的时候,就是非常典型的这样一个我感觉像是北欧人了,但是欧洲人,非常高,然后其实是按照她的年龄来说,应该身材保持的也算比较好,比较偏瘦,头发是完全的银白色头发,一看就知道是那种非常不修边幅,不知道打扮,不太讲究的这么一个人,不光头发是白的,而且就觉得已经掉到少的不行了。看到她的第一面,她当时在火车站接我们两个过来,我感觉她有70多岁,后来才知道,因为第二周正好她过生日,才知道她就是不到65,60出头的样子,所以我当时有一点震惊,因为看上去真的是比实际年龄要显老很多。虽然看上去年纪比较大,但她依然是那种动作非常麻利。第一天我们没有干活,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气场。她在厨房里面这种fast and furious,不停的跑来跑去,不停的非常专注的在做事情的这样一个人。虽然有一点点感觉,她可能会是 micro managing会对你盯的比较死,或者是如果你干活不麻利,或者是没有眼力见,她会非常看不过去的这样的一种感受。但是我又觉得第一印象很多时候都是错的,所以也没有太在意。

第一天没有事情给我们做,就因为她们没有给我们排班,而大多数人来的第一天都是让你去花时间getting settled,去跟其她volunteer聊聊天,去了解一下这周围的状况,而第二天开始就是正式的开始干活。而在这里的活其实就是两大块,restaurant help和animal help就是餐厅里面的活以及去照顾动物。也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以为她们有一个农场,因为她们说的是照顾动物。后来我才知道其实并不是什么农场,照顾动物,家里有4只狗,需要每天都去遛狗,而另外的动物就是有两三只猫,而猫完全是在当野猫养,不会进入到屋子里面。我们曾经看到猫在外面抓老鼠,就非常的野生的这样的几只猫。然后还有养了两只鸡,要喂鸡掏蛋。基本上就是这是所谓的animal help,而大多数的活都是在餐厅里面。我们到的是一个周四,而餐厅周日就关门,周日最后一天,而我们第一天其实是没有干事情,所以基本上餐厅最忙碌的,帮助餐厅干事情的时间只有三天的时间。

第二天早晨我们就照常起来,相对于其她的志愿者来说,我们应该算起得比较早的,就在那儿煮咖啡,然后拿了一些吃的坐在餐厅里面。,老太起的也比较早,于是我们就坐在了一起开始聊天。我就是这种到哪儿都比较好奇,可能是职业病吧,就开始跟老太闲聊,问问她的一些背景一些经历,我说你为什么来瑞典啊,在荷兰待得好好的?因为我觉得谁会没事来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破地儿呢?虽然我没有好意思这样直说,她说她就是想来瑞典,她想住到瑞典,她说她当时离了婚,想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而她想居住在一个离自然贴近的地方,所以就搬来了瑞典。

我说哦,那你经营这个餐厅有多久了?她说16年,我当时都傻了,我说天哪,这么长时间嘛。她说对,之前不光是餐厅,还有宾馆,宾馆就是在我们隔一条都不能穿马路,石子路,就在我们对面。当年她经营餐厅,经营宾馆,基本上就是一个人干16年nonstop,而后来觉得实在是太累了,因为餐厅的事情已经很多了,宾馆还要打扫房间,同时还要给客人准备早饭,那就是更多的活,最后把宾馆卖了出去。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人买,而最终现在宾馆变成了一个rehab center,戒酒戒毒的人来这里,帮助她们去戒掉毒瘾的这样的一个地方,就在我们的对面,然后就依然经营着餐厅。

我说那你之前是不是有经餐厅的一些经验啊?她说:没有。她没有去说具体的细节,但是话语之间给我的感受是当时想买下这块地方经历了很多的波折,到后来可能有一些后悔,但是too deep into the process已经太长时间,而最终不得不close the deal,他们就把这个地方买了下来。老太太其实是个艺术家,surprisingly,跟餐厅连着的,有一片不小的屋子,后来才知道这是老太太的办公室。同时里面有一个小小的gallery,一个画廊,在餐厅淡季的时候,老太就在这里面画画,里面还摆了很多幅老太的画作。当我看到老太太画的时候,我觉得其实老太是一个更好的艺术家,但是anyway这都是后话了。所以老太太最开始买一下这块地方的时候,是想开一些课,教大家来画画,但是并没有特别多的attraction,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而贷款要还,房租水电都在不停的花花着流血流水流账,而最终就逼着她把餐厅经营了起来,而一干就是16年。花了几年去打自己的名声,慢慢吸引了不少的客人,不管是当地的人也好,还是开车路过的人也好。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其实我都很惊讶,每天的客流量有多高,因为这个小小的乡镇只有几千人,大多数人其实都是开车路过,而周围真的是没有地方可以吃饭,这里就成了他们唯一可以歇脚的地方。

老太太说餐厅和宾馆开了几年之后,其实生意还是不错的,尤其是有一些公司当时还会来这里做一些retreat,做一些团建。当年她们还雇了一些人,感觉是干得风生水起,但后来经济形势不好,人变得越来越少,她们不得不把那些人解雇。老太说她之后再也不想招人了。而为了让自己的餐厅依然可以经营下去,一方面是把宾馆卖掉,另外一方面她就开始和这些网站和这些平台合作来招志愿者,给志愿者提供住宿和吃饭,让志愿者来帮她们干活,这样并没有任何的额外的开销,同时可以让餐厅维持下去。

餐厅基本上旺季开门的时间是12点到晚上7点,也就是中饭和晚饭。虽然是自助餐的形式,但其实花样是非常的多的。从沙拉到冷盘,这些冻的鱼啊,三明治啊,卷儿啊,到一些热菜,包括牛排,鱼,肉丸子,各种各样的,还有面包,还有甜点,还有咖啡,还有各种各样的果汁,你能想到的其实都在这里可以吃到。而夏天和holiday season就是圣诞节,是两个所谓的最忙的时期,最赚钱的时期,忙的疯狂程度,其实我觉得难以想象,因为我们当时那几天已经算是没有那么忙的时候,我们已经是有一点晕头转向。而老太太16年基本上每天早上是7点就开始干活,要准备当天的这些吃的,一直等餐厅关了门之后,晚上还要洗洗涮涮,再为第二天备餐,基本上是早7点到晚10点,餐厅只有礼拜一休息,但礼拜一还要打扫。总之就是像24/7完全不停歇的一种工作状态。而前几年又因为COVID,让生意变得更加的难做,逼得她们不得不去外卖。然后去年虽然餐厅重开,但是大家都不愿意来吃buffet,就变成了点餐。老太说简直就是忙到焦头烂额。她说I'm too old for this。我真的是太累了,我已经岁数大到没有办法再这样忙下去了。她们想要把餐厅卖出去,但是没有人来接,所以也就不得不一直这样经营下去。

听老太说我真的是心里有充满了compassion,充满了这样的同理心。在这样一个地方经营一家餐厅,又是一个人真的是太不容易了,当时觉得能多做一点,就真的是可以多为她付出一点,多帮一点,因为我们在这儿真的也不求什么,也就是体验体验。而在时间不紧急的情况下,在我们有精力的情况下,真的是愿意多帮她一点忙。

但她说到volunteer的时候,她说虽然不需要给volunteer付钱,但是有一些人比较好,有一些人是hopeless,用她的话说,当时我们两个还笑giggles,但是我不知道是不是在她的心中,我们所有的人都是hopeless的。

但其实后来没想到,就在短短的几天时间,我一开始是特别想去多帮她一点忙,而到后来这个态度真的是180度的转变,也是一段非常神奇的经历。

然后我们吃完早饭就开始准备一天的干活的时间,开始在餐厅里面穿上工作服。我不知道是不是餐厅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地方,它的高压让所有的人都变成monster,可能这种厨师像Gordon Ramsay,这样的厨师一进入餐厅都会变得火爆,都会变得可以大喊大叫的去骂人。但总之老太摇身一变穿上了工作服,我感觉立刻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知道她压力很大,我知道尤其是客人来了,她想把一切都安排得妥妥当当,让客人有好的体验,但是她完全是一个给我的感觉是缺乏领导力的人。因为一进入餐厅,感觉就是她希望你知道所有的事情,虽然我们是第一天,她没有时间去教你,她没有时间去告诉你事情该怎么做,她觉得所有的东西你都应该理所当然的自己去想明白。

举几个例子吧,她的餐厅里面有着非常复杂的垃圾回收系统以及coloring system,她把餐厅分成几块,每一块都有不同的颜色,绿色、红色、蓝色,意思是所有的蓝色的锅碗瓢盆,案板,洗漱的东西都需要在蓝色的区域里,同样的红色绿色黑色都是这样的,而垃圾分类有compose这种可以自然回收的,可以变成肥料的,有塑料,有纸,还有其她的这些垃圾,而这些又分别分在不同颜色区域块里面。一开始的时候她让我们去倒垃圾,说把这些每一个色块里面的垃圾放到大的垃圾袋里面,然后再把大的垃圾袋扔到外面的垃圾车里,我们按照她说的去做了,把一个黑色的垃圾袋丢到了外面,但另外还有一个白色的垃圾袋,不知道是不是需要丢。

于是岚哥去问她说这一袋垃圾是也丢在那吗?我觉得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你也可以说是丢在那儿,或者说不是丢在那儿,是丢在别的地方。老太给了岚哥一个眼色,然后说如果要丢在同一个地方,我们为什么还要把他们分开呢?这只是一个非常简单也非常普遍的例子。因为问她每一个问题,她都是用反问句来回答你,这种非常passive aggressive的交流方式真的是让人非常的不舒服,好像问她每一个问题,或者跟她说每一句话都会被yelled at,都会被责骂,让我们的感觉就是我们太蠢了,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们刚工作两分钟,我们怎么可能知道这些呢。

再举一个例子吧,当时她负责很多煎炒烹炸的东西都是她在弄,厨房里面有很好几个非常大的烤箱,她在烤的时候就跟我说,如果烤箱开始叫了,就一定得把东西拿出来,但是这块是我负责,如果我不在你就要告诉我,我说好记下来了。等客人开始多了,她去前面招呼客人,烤箱开始beep,就是吱哇啦乱叫,我真的是怕她的东西烤糊或者是烤坏,我冲到前面去跟她说烤箱叫了啊,就是提醒她一声,她回过头来对我说,我没办法一个人干两件事。我当时觉得非常的不知所措和无语,明明是你告诉我,如果是烤箱叫了,我要来告诉你,那我现在这么做了却遭到你的责骂,你到底想让我怎样呢。

所以也就是这样让整个工作的气氛就变得非常的压抑。所有的人闷头做自己的事儿,哪怕自己不懂也不会去问她,大家要不然就是私下里互相问问其她的人去解决,要不然哪怕所谓的犯一点错,只要不让她发现能糊弄过去就糊弄过去了。大家似乎都在避免跟她交流和接触,因为她的每一个言语,每一个举止都告诉你,I'm stressed out。我现在非常的紧张,不要理我,让我来把这些事情做完。

其实这些从某种程度上我都可以理解,因为确实是在一个快节奏的,高压的环境下去工作,她确实又把这件事情非常的认真的对待,说到底是因为她在意客户的体验,她想把这件事情做好,而她的这些压力似乎没处释放,只能释放到我们的身上。我没有把它take a personal,我觉得她说就说呗,我大不了左耳进右耳出呗,又能怎么样呢。而真正的让我觉得piss me off,让我觉得生气或者是不能忍受的,其实是另外的一些事情,是让我觉得她缺少对我们最基本的一些尊重。而这些其实是在很小的一些言行举止中体验出来的。

第一次让我觉得有一点不舒服的是,当她开车来接我们,从火车站接我们的时候说,有一对巴西的情侣,她们每天吃很多鸡蛋。我当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她要在抱怨别人吃鸡蛋呢。后来有一天晚上大家一起吃饭,吃饭之间大家就会聊聊天,我忘记了是怎么开始说起volunteer说起我们这些志愿者在这工作的事情。她当时说我虽然不付志愿者钱,但是真的是志愿者们都太贵了,我为你们提供了吃的,还有所有的这些水电,这都是钱,那都是cost,那都是一些费用,而很多时候她们却不能做到我想要求的那样。她很多的时候做出的一些细小的评价给我们的感觉都是她为我们付出了很多,而我们应该感恩戴德,我们应该加倍的偿还给她。我其实很难去描述她用的exact word,她用的实际上的词语,而她用的词汇,她的表情,她所想表达的内容就是给我们这样的一种感觉,她付出了很多,她是辛苦的,我们需要感恩戴德,我们需要加倍偿还

但是她付出了什么呢?我们晚上一起吃饭,基本上就是客人剩下buffet剩下的这些吃的。之前她说我们自己做饭可以用冰箱里的食材,而因为我用了两片生菜叶子,因为我想吃点新鲜蔬菜,而被她斥责告知这个是给客人吃的,新鲜蔬菜非常的贵,在瑞典,属于奢侈品,你不能吃。我们住在简陋的环境就不说了,很多的volunteer都住在房车里面,她的院子里面散落了几辆房车,就是那种非常简陋,而房车就是地儿又很小,基本上就是两张床什么都没有,这是她为我们提供的。

我觉得环境是简陋的,哪怕我们抱怨,我觉得这也不是所谓我去反感她,或者是她让我不开心的地方。反而是她对于我们的这些态度,让我觉得她就是期待我们去给她干活,甚至要不吃饭,或者甚至要花费她很少,她才能够满意。但是你去和这些平台合作,that's what you sign up。你需要为我们提供住的地方,你就是为需要为我们提供吃的,每个人来这儿有他们的目的,有的人想体验,有的人想学英语,有的人可能为了赚取一点经验,whatever,但是所有的这些都是平等和公平的。你没有必要要用言语来去压榨我们或者是让我们觉得愧疚,让我们觉得我们在晚饭上多去盛一点吃的,都在占你的便宜。

而有一天我们就在餐厅里面干活,她进来看到每个人都在有自己的一摊活在干,她非常的开心,她觉得我们井然有序,没有浪费时间,没有在说笑,让她觉得非常的舒心。那一刻我才意识到她其实在意的并不是我们,她想找的也不是真正的志愿者,或者是她在意我们在这里的体验,她想找的只是一群来帮她干活的人,她真正在意的只是把她的餐厅开好,所以她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不会在意我们的想法和感受。这是她的餐厅,有她的规矩,她永远是对的,而我们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服从她的命令,感激她对我们的付出。

而所有的这些都让我对她所有的同理心同情心,想要去帮她的心完全的泯灭了。因为其实她只把这个当成一个交易一个transaction,她给了我们吃的,她给我们住的地方,我们要为她干活,you get what you want。所以我做的就是为她干活,到点干活,到点走人,不多干一点,不主动去问她要不要帮忙。哪怕作为一个人,我心里面的怜悯之心,我心里面的不舍,或者是我的善良,想要去多帮帮她,但是她对我们的态度把一切都击垮了。

而另外所谓的她的这种阶级意识让所有的志愿者都很不舒服。因为第二周她正好过生日,来了一些家人和朋友,朋友还有朋友的儿子,儿媳、小孩,她的儿子,女儿以及家人,所以一下来了十几口人,在这里面住了将近有一周的时间,他们在一起说说笑笑,吃吃喝喝,晚上虽然我们也在一起吃饭,但剩下的时间大家很少有交集。这些人在这儿垃圾不分类,东西乱丢,所有吃饭吃完的东西都堆在那,然后每天晚上吃完饭,她把我们就当成仆人一样,让我们去收拾和打扫所有的东西,而我们白天工作的内容也变成去为他们清扫,为他们把每个东西都回归到原样,让他们第二天可以再重新make a mess。我们是来餐厅打工的,不是来给你当仆人的,所有的这些细小的细节真的是让人非常的不舒服。

另外说说老头老头吧。老头的事情有一点搞笑,但其实异曲同工的让我感觉到她们对于我们的不尊重。没有见到老头,但是和其她的volunteer无意中谈起来,我说是不是老头在这儿的时候老太能轻松一点,也不会压力这么大,对大家的态度也能好一点。几个志愿者交换了一下眼神没有说话,我说怎么了?我说老头平时干啥?是不是也在餐厅帮忙?他们说不,老头每天就是喝酒,然后在院子里裸奔,不光是在院子里,有的时候会裸着身子到厨房里面去打扫卫生,洗洗盘子什么的。我当时简直就是震惊。我说什么?他说对running around naked,我说他是脑子有问题吗?为什么要这样?他说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而当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的时候,老太轻描淡写的跟大家说了一句,说老头是个naturalist,是这种希望和自然近距离接触的人,我又去查了一下,他们这些人认为有衣服或者是和自然之间有任何的介质,会影响她们和自然的连接,所以他们就需要不穿衣服,然后去释放自己。我说你们什么感觉啊?他说当然不舒服,没有人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工作,被暴露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中。但是当时夏天很忙的时候,十几个志愿者没有一个人敢说任何的话。貌似其中有一个女生提出了抗议,然后停止了两天之后,一切照旧。我问他们,你们怕什么?他说大家都是来做志愿者的,同时也是通过中介的网站,最终老头老太会给志愿者们留下评价,很多志愿者还是想要去其她的地方再去做志愿者的,你的评价可能会影响很多,尤其你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孩,很多来的人可能都是大学刚刚毕业,或者是只有一两年工作经验的人,大家还是很愿意多去尝试的。而如果老头老太给你不好的评价,可能真的对你影响很大吧。所以真的是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在这样一种寄人篱下的环境下,你可能只能忍气吞声视而不见,这也就是为什么所有的一切让我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吧。老头老太太觉得这就是她们的地盘,一切都是她们的规则,而我们只不过是来帮助她们完成任务的,可能都不能称之为人,的机器罢了。

而当我把这件事情抽离来看,我并不觉得老头老太是坏人,或者是她们有多么的奇怪,其实她们的这些行为在公司里面,只不过是以另外的一种情景展现出来罢了。在我做coaching的时候,又有多少的客户跟我讨论,如何可以更好的建立和自己的上司的关系,尤其是面对这种micro managing,面对这种整天盯着他们,或者是并不愿意听下属的反馈的这样的领导呢。不管是在瑞典乡村的餐厅里,还是在北美Corporate American全球500强全球1000强的这样的大公司里,当你试图用恐惧去领导下属的时候,你就创造了这样的一种文化,这种文化就是没有人敢去问问题,没有人敢去提出质疑,哪怕它意味着犯错。没有人会愿意go extra miles,没有人会愿意为你多做任何的事情。因为这种fear based leadership这种用恐惧来去控制你,来去统治你的这样的一种风格,让所有的人都觉得工作中没有欢乐。她们宁愿做着平庸的工作,因为只是混日子罢了,因为只是工作罢了。因为哪怕你可能多做一点,不会被认可,不会被珍视。所以所有的人只是clock in and clock out,做完事情拍拍屁股走人,没有人情,没有连接。因为说到底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餐厅里是这样的,公司里也是这样的,有多少人做着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而最终只是为了挣到那些钱,就像我们只是为了换取在这的经验,只是为了兑现自己的承诺,或者是拿到他们的好评。

志愿者们很多人是怕老太的,而害怕她导致的就是不敢说话,不敢问问题,不敢表达自己的观点。我和岚哥并不怕她,我觉得我们是平等的,所有的如果你把它只是当做一个交易的话,所有的都是公平,平等的交易罢了。但是我们不跟她多说,也不愿意给她提出建议,也不愿意把工作做得多么的好,因为我觉得,她不值得。

我觉得有意思的是在这样一个瑞典乡村,这样的餐厅里,当体会到了这样一种独裁专制的领导的风格和在这样一种领导下工作之后,让我真的是切实的感觉到平等、公平、透明、公开这样的办事风格,这样的交流方式对于一个公司来说有多么的重要。因为哪怕我们有想法,我们也不敢说,我们也不愿意说,而它的代价不光是说公司能做得多么的大,多么的好,它有可能就关乎着公司的存亡。

我不知道老太有没有会想过她的言行举止对于我们的影响?我猜没有吧,因为她可能需要的就是一群给她干活的机器,而她得到的也就是这样的一群机器罢了。只是我们其实是活生生的人,我们依然有自己的想法,自己的感受,而我们把这些想法感受留给了自己,留给了其她的志愿者,而在她面前只是埋头不说话而已,只是做着自己的分内之事罢了。

我也在反思自己,任何的一段关系都是双向的。老太给我的感受是她建起了一堵墙,我们就在墙的两边做自己的分内之事。虽然我敞开心扉想要去凿墙,但她一拳把我捶了回来。我不知道如果我take a step further,如果我去主动的帮忙,如果我对她更关心,如果我更去表现出自己的人性,自己的善良,自己关爱的那一面的话,她会不会也会柔软下来?她会不会也真的可以听进我们的一些话,她会不会真的也有所改变?而这一切是不是都可以让我们变得更容易,关系更和谐,氛围更好?

我不知道,同时我也不想去尝试。因为我觉得她不值得。可能这是我需要去做的功课,只是此时此刻在这个节点在面对这样一个可能只跟我接触两三周的人,当她以这样的一种态度来对待我,对待我们的时候,我不觉得我可以给她再一次的机会。

好,这一期差不多就说这么多结束了,不知道是不是太多的负能量,因为其实想出这期节目的目的也不是说去抱怨,同时也真的不觉得老头老太是什么坏人,所谓的坏人。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更多的是去在了解自己,在反思自己。我不是圣人,我没有办法去用一颗开放的心态去面对所有的人,有的时候一些事情会trigger我,会让我引起不适,不满,愤怒。其实她让我更了解自己的边界,什么是自己喜欢的,什么是自己可以接受的,什么是可以忍受的,而什么是自己想要去极力避免,或者是不能接受不能忍受的。

另外有趣的是也让我看到了,可能在一般情况下会认为非常无法共存的情绪在我身上的共存。比如我对他们的同理心,我希望用一颗善良真诚的心态去面对他们,而在同时对于他们的一些做法的反感,反对,不赞成。其实所有的一这些东西都同时出现在我的身上,我也可以更平静的去接受他们,知道我在善良的同时依然可以不满,依然可以表达自己的情绪。

也许瑞典乡村的餐厅看上去和平时我们的生活八竿子打不着,但我觉得很多事情都从另外一个方面来折射出来,她其实可能也是在北美,在国内,在这些所谓高楼大厦,繁华的大都市里面,领导力团队的一个缩影,公司的一个缩影。只是在不同的环境下,它以不同的方式体现出来罢了。

所以也好奇大家的经历,大家的感受,以及你们在这个过程中的一些想法,欢迎给我留言,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