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80

让人上头的不是爱情,而是多巴胺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她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最近看了一本书是讲关于多巴胺的。书的题目就叫the molecule of more,这个让我们想要更多的这样一个分子,它的副标题是说多巴胺这样的一种化学物质是如何让我们想要更多的爱,性,如何激发我们的创造力,以及甚至可以去决定人类作为一个物种的命运。

看这本书是受到Cen和Rio的启发,她们是另外一个播客的两个主播,也是因为听了这个podcast,机缘巧合让我们成为了素未谋面的朋友,之后再跟大家分享我和她们两个的故事。但在过去的两周看完这本书之后,在读的过程中以及读之后都给我带来了很多的想法,以及对于自己的一些反思,所以今天想跟大家来分享一下。

我觉得分享书这件事情其实挺难的,一方面因为我的理念是每本书都是需要自己去看的,我即使可以去总结书里面的内容,但是知识对于我们来说是没用的,直到知识可以给我们自己思考和启发。而每个人在不同的状态下,从一本书中得到的东西,那都是属于他们的。他可能激起我想法的点和你去读是完全不同的,所以我觉得分享书本身其实没有太多的意义。但如果我不去分享书里面的一些内容,就让我自己的感受缺乏了一些context,缺乏了一些这种背景介绍。所以我稍微讲一讲书里面大概讲的一些概念,然后更多的其实我是想跟大家分享我在看书的时候的一些心路历程,以及自己在这个过程中的收获和反思。

这本书的主角其实就是多巴胺,多巴胺到底是什么呢?其实书的题目就告诉我们the molecule of more它是这样的一种化学成分,让我们关注在未来,关注在未来的目的是去扩大我们的拥有的资源,扩大我们生存的几率,去 maximize our resources,让我们可以更好的活在这个地球上。而它有两个所谓的回路,多巴胺分泌了,它会经过两个回路来控制我们的思想和行为。一个回路叫desire circuit,这种欲望回路,另外一个回路叫control circuit,控制回路。这两个回路本身其实是相互制约的。desire circuit就是我们对于事情的欲望,比如对于食物,对于性,对于赢得某一场竞争,获得胜利。很多其实是直接关乎于我们性命,尤其是我们在去想人类的进化,我们有欲望是为了让我们生存的几率变得更高,所以我们想要更多的存储或者是吃到更多的食物,我们想要让自己繁衍的几率更高。很多时候更多的像一种human instinct,就是我们很底层的这种潜在的本能的欲望。

它里面举了很多例子,关于讲欲望回路的,其中有意思稍微点一点的就是说,它去区分两个概念,想要和喜欢。Sometimes what we want is not what we like。我们想要的东西我们其实并不一定喜欢。大家可能可以relate,很多时候我们已经吃饱了,但是好像就是控制不住,想去再多吃一口面前的食物。我们是想要吃的,we want that。但是其实当我们真的吃到嘴里并没有那么的享受,它不一定就是我们喜欢的,而好像我们有一种控制不住的冲动,或者是欲望再多吃一口。当然这个可能牵扯到了说到食物可能也有其他的机制,或者是其他的一些情绪,也跟我们和食物本身相关。但是其中一个因素就是因为多巴胺,他为了我们的生存,为了我们的繁衍,就是希望我们可以尽量多的吃到食物。因为在远古的时代,饥一顿饱一顿,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打到猎物,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采到果子,你多吃,就是让你增加了生存的几率。所以欲望回路很多时候是让我们想要去拥有更多的东西,来让我们生存几率提高的。

另外一个回路control circuit这样的一种控制回路,是对于人类来说比较特别或者是特殊的。因为人类有这样的一种超能力,我们可以“预见”未来,我们可以去想象未来会发生什么样子。就像我们在做决定的时候有不同的选择,当我们哪怕没有做决定,我们也可以去想象,如果我做了决定a有可能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或者是做了决定b,有可能发生一系列的事情,这也是很多人去做决定的一种方式,然后我们所谓的去比较优势劣势。所以我们用这样的一种方式去着眼未来,其实目的也是为了更好的去maximize our resources,让我们可以做一个对自己更有利的决定。而这种control circuit而它的控制回路,也就是我们为什么可以去做计划,可以去帮助我们做决定,可以让我们去理解这个世界,用一些非常虚幻的并不真实的这些概念。我们可以去通过事情的发展和走向去分析出来它的趋势,可以总结出一些理论乃至上升到科学的角度,可以去建立一些模型,来让我们更好的对事情加以判断。同时这也是我们创造力,我们任何的发明创新的一种来源,其实都是源于多巴胺,以及我们希望对未来有所掌控而衍生出来的一系列的举动。

因为多巴胺是这样一种着眼于未来的分子,而他的目的其实就是为了获得更多,所以他有一点不知休止it is never enough。不管是说想要更多的食物,更多的性爱,甚至是更多的毒品,更多的成功,它都是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源源不断的动力,让我们去往前,同时也让我们感到不满。因为我们一旦达成了目标,我们就已经失去了追求的这样的一个动作,多巴胺就会感到不满足。所以我觉得多巴胺给我们带来的快乐,并不是说我们本身享受去追求某一个目标的本身的这个经历或者是过程,也不是我们达成目标之后可以享受它本身的结果,而多巴胺的快乐似乎就是来自于去追逐这样一个本身的过程,这样的一种刺激或者是这样的一种thrill,给我们带来的多巴胺的分泌的感觉。

所以大家可以想象,如果我们多巴胺过剩或者是我们身体里只有多巴胺的话,我们会一直陷入这样一种不断着眼未来,不断向前,永远无法难以满足的这样一种状态中,他甚至可能会让我们不择手段的去追求一切,扩大我们利益的事情或者是东西。当然幸运的是有另外身体非常的聪明,有另外一种东西在制衡它,在书里面叫here and now我们可以把它叫现在分子,另外的一种化学物质,它让我们关注在当下。而有意思的是多巴胺和现在分子本身这两种东西是相互制衡的,很多科学研究表明他们去测量人体里这两种机制的高低,当我们关注在现在,现在分子分泌比较活跃比较过剩的时候,多巴胺其实是被抑制的。大家很多人可能都有这样的感受,当我们being fully present,当我们真的是活在当下的时候,其实我们没有在想未来怎么怎么样,我们完全的注意力都着眼在现在。

所以这个是大概书里面的一些所谓的背景知识。当然它里面分了很多的章节再去讲多巴胺,多巴胺对我们的行为的影响以及带给我们的impact。从关于爱、关于性、关于关系,关于我们的对于成功的一种追求,同时科学家、艺术家以及这些创业的人,他们是如何因为多巴胺来达成他们想要的成果的,然后还牵扯到了毒品,牵扯到了政治等等,每一个章节都有它不同的主题,来再去讲多巴胺对于我们行为的影响。

我在看这本书的时候非常有意思,我不知道大家会不会有这样的体验,我看书一般非常入戏,意思是说我会很容易就把自己带入到那种情境中,然后我不自觉的就会去想我的natural tendency,我自己本身的独有的倾向性。而一开始我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活在当下或者关注在当下的人,又尤其是因为可能书的一开始都在讲多巴胺是这种非常着眼未来,我们会为了自己的生存去不停的扩大自己利益的这样的一种物质。同时他又举了很多例子,尤其是很成功的这些人,他们似乎都是活在自己的imagination自己的想象中,而这些想象和创造力给他们带来了很大的潜能,让他们在科学上,在艺术上,在创业上有各种各样新的想法,然而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并没有很好的关系。他举了爱因斯坦,纳什,甚至是很多人有一点这种疯子和天才之间的borderline,if you will。而很多这些人他们喜欢the idea of humanity,对于人性本身的概念是喜欢的,但是they hate human,他们讨厌和人去打交道。

我看到这些我觉得我非常理解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机制,以及它是如何作用在我们身上的。如果being honest,我会觉得自己有一点对他们的不屑,就是这些人都活在自己的想象,或者是活在自己构建的那样一种未来世界中。而他们在追求这个过程中,当然为我们的所有的伟大的科学发明,才让我们人类一步一步推进走到现在。但他们其实无法关注在当下,关注在自己的生活中才造成了他们的关系的破裂或者是suffer。所以我觉得一方面是理解,另外一方面好像有一点小小的不屑或者是鄙视他们这样的一种生活状态。

同时我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关注在当下的人,我觉得relationships source me和别人的关系,不管是说自己的朋友、partner、伴侣以及和客户,和任何一个和我有连接的人,我觉得关系对于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好像我自然的自己贴上了一个我比较关注在当下是here and now现实分子比较活跃的这样一类人。

但是特别有趣的是当读到一章,他专门是在讲politics,美国的政治。美国政治两大党派就是自由党和保守党,他们研究发现自由党或者是遵从liberal这种ideology的人,他们更是多巴胺分泌过剩或者多巴胺driven的这样一类人。我当时看了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甚至觉得他的实验有问题。因为在北美待了很长时间,也比较熟悉他们的政治局面以及每一个党派他们的思想框架。你要偏要去贴标签的话,其实我对自由党的他们一些 ideology,他们的理念是更赞同的,不管是说对环境的保护,对于人类生存环境的担忧,human rights,人权以及社会上这些不公正现象的一些反对,以及觉得政府需要去做一些事情,来保护一些阶层,使他们的权利能够得以维护。所以很多的这些都是比较自由党的理念和概念。然而这就和我对自己是非常关注,在当下的这样的一个标签有一点不符合。而书中去讲,又让我觉得好像有一些道理,是因为受多巴胺主导的这样的一类人,他们更愿意去改变,他们更着眼于未来,他们更乐观,他们更想要去从系统层面上引起变化,而这些都是非常liberal,非常自由党派的一些想法。而保守党的人更愿意去保留现在或者是maintain status quo,更愿意去存留住自己已有的。

所以看完这个章节之后,好像我对自己不知道是谁了,又重新去为自己的一个identity进行一个判断。我不知道为什么,因为当书里面在尤其是读的前期,任何一系列对于多巴胺的描述,让我好像不自觉的给多巴胺贴上了一个比较负面的标签,哪怕我知道它是创造力的来源,它是这些无数非常伟大的发明家、画家、艺术家、科学家,他们其实很多都是因为多巴胺才让他们有了这些灵感和启发,但好像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反而是很难去接受,我是一个特别受到多巴胺主导的这样的一类人。

然而当那一刻我看到了好像去challenge自己idea的这样的一个观点之后,我又重新take a step back退后一步去看这件事情,让我发现一方面是我好像天生以及后天的环境,让我确实是多巴胺主导,另外一方面也看到了自己在这条路上的成长。

第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是说 the very thing I'm doing everyday其实是一个非常多巴胺主导的事情,就是coaching。虽然我每天都在跟客户说话,这是一个和人打交道,非常需要我关注在现在当下,是一个应该可以说是现实分子活跃的这样的一项活动。但是coaching这个概念本身,我想要去做coaching以及coaching推崇的观点,其实都是关于变化。我去服务客户,我是希望他们有所改变的,我是希望在他们提高对于自己的意识,对于自己行为模式更了解之后,可以有所突破,有所改变,产生不同的结果的。所以所有的一切都是好像为了未来去变成一个更好的自己而做的一些努力。

另外the very thing I'm gonna do马上下周我们要去旅游去流浪,去一边工作,一边去世界各地去体验,这件事情就完全是多巴胺主导。我好像一直是这样一个所谓的游牧民族去wander去到处走到处看,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好像有非常大的吸引力。我总想去探索一些新的东西,去探索一些未知,而所有的这些其实都是和多巴胺相连接的。

哪怕是现在在同一个城市里,我也很少会重复的去同一个餐厅,我很少会重复的看一本书或者是看一本电影,甚至对这件事情表示不解,因为有太多新鲜的刺激或者是新鲜的事物,让我觉得想要去探索,让我觉得兴奋让我觉得exciting的,为什么要去重复原来已经有的这样的一件事情呢?

而当我想到这些其实非常conflicting,就是一方面我自己觉得我是一个很活在当下的人,而好像所有的自己的这些反思,自己在做的这些事情,自己的一些渴望都让我发现我很多时候是在受多巴胺的主导。而好像当我慢慢去接受,好像很多我的行为是在受多巴胺主导之后,也让我看到了I came a long way,我在试图去权衡多巴胺,这种未来主导,扩大自己的利益,实现自己梦想的这样的一种思维模式下,我现在是如何去让自己可以更活在当下的。

特别有意思的是第一个我想到的事情是我记得当时我们在上教练培训的时候,他们介绍一些tools所谓的工具模型或者是帮助你去更好的服务客户同时也是提升自己。其中一个就是你如何去做计划,然后我们都会去,这是我的目标,然后我去设立不同的 milestone,这种小的里程碑,小的阶段性计划。他们那个体系里是说每一个小的里程碑,你如果达成了,你都需要给自己一个奖赏,attach a reward,然后这样才能激励你前进。

我记得特别清楚,因为每周我们都会去check in现在我的进展是哪儿,我有没有到达,如果我达成了,我有attached reward,是不是我有去庆祝。我印象非常深刻的是我们班有一个男生阿根廷的男生,然后每一次不管是谁,如果是完成了自己的计划或者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他总会问 what did you do to celebrate?你有没有去庆祝或者你做了什么去庆祝?我当时非常的反感对于这个问题,然后现在才似乎明更明白我到底在反感什么。因为好像去达成目标,去实现自己的计划,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这么的理所应当。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我们要去奖励自己,因为我们达成了什么,这件事情非常的奇怪,或者是说只是为了在作秀,或者只是为了让别人知道我们达成了而已,我没有get到我们到底为什么要去庆祝这件事情。因为很多时候我觉得我就应该达成啊,这不就是我建立的目标吗?这不就是我想要的吗?我所有的付出,我的时间,我的努力都是为了达成,不达成才奇怪呢,对吧?所以既然达成了,又有什么可觉得需要去庆祝的呢?我会哪怕所谓形式上的去庆祝,我记得有的时候,我记得当时在上training的过程中,我当时还在份里面工作嘛,我get了early promotion,就是被提早的升职了,按理说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然后在形式上我也和我老公出去庆祝了一下,但是我其实并没有真的去embody the spirit of celebration,我并没有真的感觉到庆祝的情绪或者是欢心的感受,我觉得那只是我完成了一件事情而已。

然后我觉得在这条路上,在这种去真的停下来去回看自己取得的成绩,停下来慢下来去品味这一刻的喜悦,去鼓励自己或者是为自己开心的这条路上,我真的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多功课要去做的。

我也许并没有像书里面描述的这种addicted to drug或者是to achievement,并没有说对毒品上瘾,或者是说对成就上瘾,我一定要升职,一定要加薪。加完薪又要想着如何的去赚更多的钱,我觉得这种表现在我身上并没有,但是它这种多巴胺主导的这种感觉是以另外一种形式体现出来的。我就很难去停下来看到自己的成就,因为我觉得I deserve it,这就是我应该做的,或者这就是我应该得到的,而哪怕现在我也发现我对这种更多的追求,甚至体现在学习上。我会觉得如果我没有在进步,或者是我没有在学新的东西,就会给我造成一种不安的感觉,这个东西就给我提供了动力也好,压力也好,再把我往前推着走。

特别搞笑的是,哪怕在看这本书的时候,都有这种多巴胺主导的时刻的发生。我看这本书我觉得这本书有意思,我其实就是想享受这本书,我就是想享受读书的快乐。然而有很多次我都是觉得我想特别快的把它读完,我好像更多的是想追求这样的一种快速的去吸取知识或者是pursue把它达成目标的这样的一种感觉。而我现在可以更好的去意识到这一点,然后去问自己wait, what am I doing?我我到底在干嘛?我到底为什么要读这本书?而那种发问或者是那种那一刻的警醒,又可以把我拉回到当下。

另外一个在思考的过程中,让我发现有意思的事情是,我其实周围的朋友还有岚哥,就是我周围跟我接触比较多的人,很多人都没有像我这样的多巴胺主导,他们可能比我更chill。我记得之前我的朋友对我的评价是说特别有毅力,特别可以坚持,比如说像跑步或者是自己想要去创业,自己想要去实现一些目标。我确实是这种,我觉得当我一旦下定决心想要去达成一件事情的时候,就有一点会push myself去不停的推着自己向前。而它体现在其实很多方面,有时候很搞笑,当我注册了一个跑步的比赛之后,我就开始按照训练计划去训练,而你的身体肯定会有波动,你的身体肯定有会觉得非常有动力,非常有能量,可以按照计划一天一天去完成的这样的天。而有的时候可能因为你累,可能因为压力大,你有的时候身体就是不反应。而我是那种会不管自己身体什么感受,都要去逼着自己去完成的这样一种非常多巴胺主导的感觉。而岚哥就会劝我就说:算了吧,累了就别跑了,歇一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是岚哥也好,还是我很多周围的朋友也好,都会用他们的这种态度来面对生活,好像一下子就把我从这种非常controlling 想要去控制结果,想要去做计划,想要去让事情按照自己想象的方式去推进的这样一种状态拉回到现在。

他们以他们的这样的一种方式,让我去更少的担心,不在我掌控范围内的事情,让我可以有的时候不push自己这么的hard,不管是他们的安慰或者是他们的幽默,有时候他们抬杠或者是来怼我,我发现在那一刻似乎把我在那样一种毛躁浮躁冲冲冲的状态拉回到了现在。我特别感激我的这些朋友,他们的行为,他们的态度,他们的话语可以说是calm my soul,让我整个人可以放松下来,去更关注在现在这一刻的感受。

除了自己的这些反思以外,书中另外有一点提到的就是说关于人类的未来,我们世界发展的走向。其实我们就活在一个多巴胺过剩的时代,然后书里面写了几个how human being will end我们如何结束我们这样的一个种族。如果多巴胺分泌过剩,我们可能就会进入战争,因为大家都想去获得更多的资源,想要胜利,想要win想要survive。同时我们又会去大量的过度开发这些自然资源,which is happening now就是我们现在正在做的事情,而地球可能承受不了,有一天我们就会自作孽不可活,自己把自己毁于一旦。同时就是这种对于科技的上瘾,diction to technology其实也是每天发生在身上的事情,我们现在每个人似乎都无法离开自己的手机而生活。他肯定给我们生活带来了很多很多的便利,而另外一方面,我们很多的注意力都是花在这些短小的能吸引我们注意力的非常快节奏的,不管你说视频也好,文章也好,它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很多的价值,而更多的是那一刻的,我们就想看一眼,有没有人给我们回消息,有没有人给我们点赞,或者现在正在发生了什么。很多是多巴胺驱使的这种快速的重复的没有价值的动作,而我们追求的这种速度和这种 instant pleasure,这种非常快速的愉悦,其实并没有让我们感受到真正的快乐。另外我们又在科学家们其实无法停止他们的多巴胺分泌,他们就想去创造出来现在没有的东西,比如大家都在讨论的VR virtual reality这种虚拟世界,可能有一天我们去就可以足不出户的体验到所有的东西,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亲身经历一样的真实。而看到这些之后,我真的不知道作为一个个体也好,作为一个种族也好,我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我觉得最后看完书之后,我可能一开始对多巴胺有着一种更负面的印象或者是感觉,但是我现在可能更可以更中立的看待它。它就是一个化学物质,它可能也是我自己更天生的一种状态,更受到多巴胺的主导或者是驱使。他让我更有动力,他让我更有激情,他甚至让我每天好像起床都有更高的能量,他让我想要去改变,他甚至让我在看清残酷黑暗的现实之后,还依然抱有希望。

但同时如果让我去想,我现在也好,原来也好,生活中的那些真正的开心的时刻,他们都是here and now,他们都是现在这一刻自己亲身的体会。昨天吃完饭我跟岚哥在街上在楼下遛弯,我们还有不到一周就要走。大家一听说我们要去流浪,就觉得非常的兴奋,甚至替我们兴奋。我觉得我自己也是excited about the idea,我们就要去了,我们就要出发了,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的变成现实。但同时我觉得昨天我们出去走在街上的时候,那一刻是开心的,是愉悦的,是happy的。它简单到不能再简单,就是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多伦多夏天的晚上,适宜的温度,徐徐的凉风,大家都在怡然自得享受着自己。我跟岚哥可能都没有说什么话,就是那样走在街上,偶尔说着有一搭没一搭的,然后看着天上的月亮,头顶的星空,街两边的高楼。那一刻我的内心是愉悦和满足的。那一刻我没有想任何即将发生的事情,未来的旅行,工作,还没有完全打扫好的家。和朋友在一起看电视,可能都不说什么话,或者是互相开开玩笑,插歌打盹,说一些无聊的事情,在某一个瞬间似乎更了解彼此,就是平静的享受彼此的陪伴。还有我想到那些转瞬即逝的在自然中被震撼被感动的瞬间。想到几年前去黄石,有一天早上开着车开到公园里,然后就看到了一只鹿,因为非常的早,山间都有着雾气,那只鹿就从公路的这一边走到了另外一边,大家都停下车来给他让路。它的蹄子就在水泥路面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然后当他快要走上山的时候,忽然间回过头来朝这边看了一下。背面就是这种阳光温晕的感觉,照在他的鹿角上还带着一些雾气,我觉得那一刻所有的一切时间,空间,人,我,全部都消失了。

还有很多其实这样的瞬间,和岚哥,和朋友,和自然,和家人,那些东西给我内心带来的满足、冲击、感动、震撼和所有的多巴胺都无关。而同时其实是我的多巴胺,我对未来,对美好事物的追求才把我带到了那些地方,才让我可以感受到那些。

好了,我觉得说的差不多,我也不知道要如何结尾,觉得人类是一个神奇的物种,所有的东西都是在相互制约,相互制衡,多巴胺没有什么好坏,活在当下,也没有什么好坏。如果没有多巴胺,我们可能会失去动力。如果没有活在当下,我们无法看到体验到现在正在经历的每一刻的美好。

所以今天差不多就说这么多啦,下周要飞到Sweden,下周就要开始流浪了,然后猜测在旅途中又会有很多新的体验和感受,期待跟大家讨论,分享给大家。好啦,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