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78

被客户放鸽子的日子里:我们的影响力,别人又如何影响我们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她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最近和我合作的一个公司推出来一个项目,之前公司推过来的客户都是公司的executive,leaders,这些管理层的客户,这也是主要公司target的群体。现在和我合作的这个平台,想把coaching想把教练推广到更普世更大众的这样一群人的身上,所以他们开始去测试这个市场,所以也就纠集了一帮coach,我是其中一个让我们去帮他们做一些测试。他们进行不同的这些营销手段,其中就包括是第一次session是免费的,让大家先尝后买,可以先体验一下coaching,然后再决定是不是要去来sign up。这件事情本身并不是一个什么新鲜事儿,因为我自己的private client,我自己的这些客户其实都是可以免费的得到一次chemistry session,discovery call可以先去测试一下,看我们合不合适式的。然而非常有趣的是就在这测试在过去的两周,一共测试持续两周时间,我的一个新的体验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发生了。非常高频率的有客户sign up,他们填了表格,写了自己的信息,选择了我,把时间book上,但是到点儿并不出现,这件事情发生的频率之高,简直是超乎我的想象。因为之前不管是我自己的客户也好,和或者是和我合作公司这边推过来的客户也好,可能偶尔频率非常低的40个人当中有一两个这样的一个低频率事件,在没有告知我的情况下不出现。而最近这两周每一天少则有1~2个客户不出现,多则我曾经有一天有4~5个客户连续的不出现。

一开始我觉得非常的迷惑, 就是why?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是你们自己决定要来参与到这件事情当中的,同时又花了时间去填了表格,去对比了自己的calendar,去在系统里面 book了session,这件事情就是会要发生的,你也知道,你也做了计划。同时在session开始之前,他们会收到短信,收到邮件提醒,我也会在等他们5分钟之后再去发消息,告诉他们 section开始了,他们都不愿意来提前打个招呼。所以一开始是非常的迷惑和不解,也觉得可能这个人临时有事儿,或者可能那个人没有来得及说。但是当这件事情变成了常态,当发生了三四天,依然每天竟然能有三四个四五个人不出现的时候,已经从一种迷惑,我的情绪变成了一种frustrating,觉得很有挫败感,非常的虽然没有到生气的程度,但是是觉得it is such a waste of time觉得真的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我坐在那儿等他们出现,他们不出现,我又不能用这个时间去干别的事情,我只能坐在这傻等,觉得心里面非常的不平。所以也从最开始的迷惑到这种有挫败的感觉,到开始自己去想办法,我也算是develop一个自己的strategy去想说自己应对的方式。我原来真的是在那会干坐15分钟,因为一般30分钟的session,如果15分钟不出现,我就会把session结束掉,给他发一个信息告诉他,时间因为时间剩的不够了,所以我不会再继续等了。他们如果再想去reschedule,可以联系support team等等,但是我依然觉得15分钟也是在浪费我的时间。所以后来自己想出来的办法是前5分钟我还是在傻傻的盯着屏幕等,因为有可能大家就稍微晚来一点。5分钟之后我发一个消息去提醒他们,而在5分钟到15分钟之间,我开始一边开着这个屏幕这个窗口,一边去做一些其他的事情,直到他们有可能会出现或者这15分钟他们就不出现为止。

但其实后来发现哪怕有了自己的应对方案之后,这件事情对于我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因为做coaching是需要我去调整自己的状态的,并不是像我可以懒懒散散的读邮件的时候的那种状态,哪怕是在录podcast的那种状态,都是和coaching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因为我需要100%的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客户身上,当我们进入到那样一个场域中,而我需要调整到自己一个状态,可以ready,可以准备好to be fully present。而客户不出现的这种感觉就好像我要冲刺了,我要我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好去冲刺一个50米,忽然间在everything is ready,在所有的东西都设置好了之后,在我要冲出去的时候发现我不能冲出去,我只能走。然后我又需要调整自己的状态,进行下一轮的冲刺,然后一次一次的这样反复循环之后,其实是非常对于我的能量其实是非常draining的,是非常消耗的。而有的时候在你能量消耗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有一些客户他还是会出现的,我又觉得好像我没有办法去,哪怕在那一刻我试图去给到100%,但我已经被之前几个没有出现的客户给消耗了很多。所以我就在试图去navigate,试图去找到一个平衡,对于客户到底出不出现这件事情的平衡。我一方面是想去当客户出现的时候,我可以全身心的和他们进行对话。另外一方面在他们不出现的时候,我又想可以更好的利用我的时间,更好的去调整自己的状态。所以这两周其实就是在constantly其实在一直不停的接受这样一种新的挑战,以及去更好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去应对现在这样的一个局面。还好这个测试只是两周之后,我肯定会opt out不想再继续参与到这个测试当中来,因为我觉得对于我自己现有的客户和出现的客户来讲,同时对于我自己来讲,并不是一件非常有益有帮助的事情。

但是 as frustrating as it is,虽然比较无奈,比较不正面,比较负面的这么一件事情,因为它是一个such a new experience for me,是这样一个新的体验,也让我去思考这件事情背后的一些现象。我觉得很神奇,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不出现呢?如果拿他和我自己的客户相比的话,我也是会给客户一个免费的先尝后买这样一个体验,所以其实对我自己的客户来说应该是一样的,但是我自己的客户,如果我的记忆正确的话,应该从来都没有人会跟我说好之后不出现。我觉得原因是这些客户基本上是直接找到我,哪怕之前不认识我,通过邮件,通过微信,总会先说两句话沟通一下,然后再会去make an appointment,再会去定好一个时间。哪怕这么一点小小的连接,当这个人知道我认识我或者是知道我生活的某一部分之后,当我们知道电脑对面坐着是一个人,并且和他有一点接触之后,其实我们都不愿意去做一些可能会伤害到这个人的事情,或者说我们可能也会担心,如果我们不出现给这个人带来的影响。而另外公司的客户,我觉得可能是公司本身的结构,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他们依然这是公司出钱,他们自己并没有skin in the game他们并没有本身财务上的影响,但是如果他们不出现,我猜测可能会担心对于公司的影响,或者是说别人的议论。可能我们在这样一个工作的场合中,依然会希望树立这样一个比较良好的形象。

但是当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他们既没有和我有任何的直接的personal connection,和我这个人的层面上的连接,他们又没有公司这样的一个结构去来束缚他们,可能出现不出现,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件可不做的事情,因为不出现并没有直接对于他们的生活产生任何的影响。就好像我们打电话去订餐,在一个餐厅定了位,临时我们有事情不能去了,有的时候可能我们会打个电话提前告知,有的时候我们可能不会,我猜测可能我们觉得这件事情对餐厅没有什么影响,但是至于它到底有没有影响,其实我们并不知道。我觉得可能和这件事情比较类似的,他们并不知道,其实在电脑的对面坐着这样的一个人,这样一个人为了他们早起化妆,调整自己的状态,这个人甚至比他们更committed,更全心全意的把这件事情当成一个事情要去付出,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不出现会给我带来的影响。而当所有的这些都离他们很远的时候,也许不出现的决定就会变得非常的轻易。

在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让我想起来一个可能更大的点,就是我们对于别人的影响,我们对于别人的influence这件事情。很多时候我们好像低估了我们可以给别人带来的影响。之前我读到过一个心理学家做的一个实验,那个实验当时非常的controversial,非常的有争议,实验中有实验的设计者,他把这些志愿者volunteer们分成了两个组,一组是老师组,一组是学生组,老师组和学生组在分别两个不同的房间里面,老师可以看到学生通过mic跟学生交流,老师要做的事情是给学生组读4个词,比如红色的气球,蓝色的玫瑰,胖鱼,平坦的街道,我随便编的这几个词,就是 red balloon, blue roses, fat fish, flat street。每一个都是两个词的这样一个短语。然后接着这个老师就会说这4个词中的第一个词,第一个的第一个词,学生需要接出来第二个词,比如他说fat学生需要回答fish,这能才能算学生对。如果对了就没有什么,他们再进行下一轮的下一组的这样一个4个词语的testing,这样一个测试。而如果学生答的不对,学生就会被电击。当时学生的设置他们坐在一个屋子里面,在椅子上其实是被trap in the chair就是绑在一个椅子上面连着电极,而老师就会execute an electronic shock,他们就会摁一个键,学生就会被电击,而电量是随着答错的次数越多而逐渐上升的。

老师组被告知这个实验是关于测试学生的记忆的,而其实真正被测试的是老师组的这些人,学生全部都是一些演员在扮演的,同时真的没有什么电击,也没有这些尖叫,没有这些难受的表情,所有的都是实验者所设计的,而真正实验的目的是去看,当我们明明知道这件事情是错误的,但是我们在这样一种权威的压力下,当我们被pressured,coerced,当我们被告知被权威就是实验的设计者一直告诉老师实验要进行下去,实验要进行下去,但同时老师看到学生的痛苦的表情,甚至知道天呐,这个电压已经超过人体可以承受的范围了,同时有学生在表演尖叫,或者是在说天呐,我心脏不好,说各种各样的话的时候,老师到底如何反应。实验的结果非常的出人意料,是因为哪怕在那样一个痛苦的情况下,大多数人哪怕看到自己的学生,有的学生都pass out,表演的都晕过去了,他们在这种权威的镇压和压力下,依然做了他们知道明明知道是错误的事情,他们依然去按这个按钮去电击这些学生。

实验本身其实引起了很多的争议和讨论。而我觉得有意思的是有一个心理学家,他用另外一个角度来诠释这件事情,他说很多人当读到这个实验的时候都会去想,如果我们是这个老师,我们会怎么办?我们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会不会继续实验?还是我们会站出来,会去反抗,会去鸣不平?他说好像所有的人,当我们读完这个实验的时候,都会把自己放在老师的位置上,很少有人会把自己放在实验的设计者的位置上。因为老师的这个位置so relatable,就我们觉得太可以感同身受了,因为似乎在我们的生活中总有这样的可能是非常激进的老板,不近人情的同事,甚至是在大街上这些angry driver,非常夸张的这些司机,所有的这些人都把我们放到了一个觉得有压力,不得不去做一些事情的这样的一个位置上。在生活中我们总觉得别人对于我们的影响很大,而很多时候我们却忘记了自己其实对别人的影响也同样的大。就像实验的设计者,他的一句话,实验需要进行下去,其实都给老师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迫使他们去做一些违背自己良知,违背自己道德的事情。

这个心理学家当时还又说了一件特别有意思的事情,他说当时当他在读博士的时候,当然那是很多年前他们需要找很多人来填这种调查问卷,所以他不得不去Penn Station,就是这样一个可以把它想象成公交火车站的枢纽这么一个地方,每天早上都有很多很多人在那里搭乘车,去各个不同的地方。所以那一段时间他每天都去 Penn station去问坐在那等车的这些人帮他填调查问卷,他说他非常的受不了当时的那个经历,他觉得他需要过去,需要去ask a favor,需要去让别人帮他一个忙,他当时非常的紧张。别人在喝咖啡,别人在读书,别人在吃早饭,在享受他们的时光,我过去去打扰人家,他说后来他就觉得其实,说到底是这种fear of rejection,我们害怕别人来拒绝我们,所以让自己非常的紧张。然后后来当他把实验的结果给他的导师看的时候,他的导师评论了一句,竟然这么多人给你写问卷。他忽然间意识到对竟然在那么忙碌的早晨,当我去问这些人,当我紧紧张张哆哆嗦嗦的去问这些人的时候,有这么多人都同意了。

当我们在紧张的时候,当我们在去问别人想让别人帮我们忙的时候,我们总是去害怕别人去拒绝,似乎所有的权利都掌握在那个人的手中,他们可以说是,他们可以说否,但我们却忘记了我们给这个人“施加的压力”。试想在一个早晨,你只是搭车去上班,不管你是在看书、喝咖啡、吃早饭,你在enjoy yourself,享受自己的时光。然后忽然有一个人让你来填一份调查问卷,可能是一份无聊的,你没有丝毫兴趣的调查问卷,但是当他问出来的那一刻,你是什么感受呢?我猜测很多人的感觉都是其实这是举手之劳,我怎么能说不呢?

我们其实constantly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的一个关系网,在别人影响我们的同时,我们也在影响着别人,很多时候我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自强,要独立,但我觉得独立这件事情其实本身就不存在,没有人可以脱离于其他人而生存,哪怕我们觉得自己的思想,自己的行动是独立的,但其实这些想法受到我们的教育,我们周围的人,我们的成长环境,我们现在的环境受到这些的影响太大太大了。所以可能问题在于我们想让别人影响我们多少,同时也要去思考我们到底影响了别人多少。

我觉得自己对别人的影响力这件事情非常的tricky,非常的难以拿捏,我们可以去be considerate,可以去为别人着想,或者是替别人着想,但是我们无法去代替他们思考,或者是代替他们去感受。就像我们去问别人一个问题,我们请别人去帮忙,我们可能觉得麻烦别人或者是觉得不好意思,但是这真的是他们的想法或者是感受吗?我们并不知道。如果我们过多的去考虑他们的感受,可能我们都永远无法问出口,而我们只能活在自己的假想和自己的判断当中。但是同时有的时候我又觉得我没办法以自己的为人处事的态度和方式去推测别人,因为在生活我是一个很直接的人,我和朋友经常会开开玩笑,戳戳弱点,然后一笑了之,我觉得那是我们相处的方式,甚至是觉得是拉近我们关系的一种方式。后来我又发现,其实在这个过程中会让一些人不舒服,或者是难免就踩到了他们的boundary他们的界限上。我原来觉得他们就可以告诉我啊,我就可以改啊,我就可以注意啊,但是我可能低估了我对他们的影响,以及他们可能并不一定和我一样直接,和我一样愿意去说出内心的感受。所以自己对别人的影响,我觉得是一个动态的平衡。我们需要be aware,我们需要意识到我们对别人的影响,但同时也要意识到我们永远无法代替别人去思考去感受。

而另外一方面别人对我们的影响,我觉得很多时候我们都容易陷入这样的一个trap,这样的一个坑里面,觉得why?为什么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他这样或者是责怪自己,为什么我这样?就像当客户无缘无故的放了鸽子,我永远都无法知道为什么,我可以责怪他们,没有提前跟我打招呼,浪费我的时间,让我觉得不满。我甚至可以责怪自己,care too much,对于他们这些人依然太用心,我完全可以少等个5分钟。但是at the end of the day,我觉得对于我自己有帮助的是,当我发现自己陷入了这样一个觉得别人对于我有太多影响力,去责怪别人,责怪自己的圈子的时候,我会停下来问自己how much influence do I allow them to have on me?我想给他们多大的影响力,我想让他们影响我的生活到什么地步。我当然依然会有情绪,我当然依然会觉得不满,觉得不甘,甚至是觉得心烦,但是其实这么一个问题让我可以更好的去选择,去选择之后的经历,去选择下一秒我想要什么样的状态,去选择什么时候停止这些并不对我有利的情绪,知道影响自己的权利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知道大家对影响别人或者是被别人影响这件事情有什么想法,欢迎给我留言,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