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77

人善难道就要被人欺?如何有立场的理解和反对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她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这期的podcast想跟大家分享一件发生在我上周的小事儿,事情本身非常的简单,但是事情过后引发了我很多思考,花了还挺长时间去思考这件事情,以及发现它折射出来很多我们对于一些事情,一些情绪,一些人,固有的根深蒂固的态度和理念,以及他对于我们生活的影响,所以觉得还挺值得拿出来跟大家聊一聊的。

事情的起因其实就是因为我跟我老公要搬走,8月份要开始去流浪。所以就跟房东说我们要搬走这件事情,然后房东就安排经纪把现在租的房子贴出去,于是陆陆续续的有人来看房。看房的过程是对方的经纪会在系统里面 propose一个时间,他们会说我们这一天几点到几点想来看房,我需要进到系统里面去同意去批准,或者是去拒绝,或者是去再给一个另外的时间。

然后那天有一个经纪就提出说他们礼拜二11:00~11:30要来,我正好那个时间段有coaching,所以我说那12:00~12:30来吧,结果那个经纪把我提出来的新的请求给拒绝了,把他原来的请求变成了11:15~11:45,我的coaching是11:45才结束,所以当时我们就这样来来回回通过系统back and forth了好几次,所以我本身就有一点不耐烦。最终他确定的时间是11:45~12:15。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因为我11:45 coaching刚刚结束,他们如果11:45,哪怕是最早最早11:45来,也是可以让他们进来看房的,所以就这么定下来了。

周二到了,然后我就在进行coaching,正常的在工作。11:42,忽然间就开始有人敲门,当时肯定的第一反应是他们早来了,然后敲门声就越来越大,不停的在敲。我当时是 in the middle of a coaching session,正在和我的客户其实还依然非常深入的,哪怕还只有三分钟了,我们还没有到一个节点要去wrap up,要去结束的这样的一个节点。

所以当时我立刻非常的生气,就是火腾的一下就上来了,但我还是稍微平静一下,跟客户说不好意思,我们有人敲门给我一分钟,我去看一下。开门果然是经纪带着他的客户提前想来进来,我当时非常直接就跟他们说,you are not supposed to come before 11:45,你不应该在11:45之前来,我现在依然在和我的客户在进行coaching session,11:45之后再过来,然后我就把门关上了.然后我回去跟客户说了一声道了个歉,然后就把coaching session给做完,就结束了。

后来11:45他们过来,然后来看房,他们并没有特别的去道歉,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刚才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非常的直接,让他们觉得很意外。但当时我依然非常的生气其实,我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就坐在那儿,然后他们看了看房,然后离开了就结束了。

其实就是这件事情你说它非常的小,是因为我觉得我在那一刻没有无礼或者是粗鲁的对待他们,我觉得我做到了可以做到的,在当下那一刻能做到的最好,我还是很平静的很直接的告诉他们,不,这样不行。而且另外从你说对于我生活的影响来说,这两个人应该我这辈子再也不会见到了,他们无论对我有什么样的评价,或者是他们对我有什么样的批判,其实对于我来说我一点都不在乎。

但这件事情过去之后,当我没有那么的生气之后,我再去回想,可能第一个我当时问自己的问题就是can I handle this better?我是不是可以有做得更好的地方,然后我就陷入了一件觉得非常矛盾的一个情境当中。一方面我觉得这是我的边界,这是我的boundary。This is my home,这是我的家,这是我的空间,这是我的时间。不仅如此,这是我的coaching space,这是我和客户进行深度交流沟通的这么一个时间,空间和场所。我其实把这个东西看得非常的严重,因为每当我和客户进行一个对话的时候,I'm almost treated as a sacred是这样一个神圣的空间。我们在那样一种非常深度的连接的状态中,就好像我走进了一个,我们两个走进了一个泡泡中,然后与世隔绝。我们在谈论着对客户来说非常重要的话题,他们在敞开心扉对我倾诉。然后忽然之间,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和允许的情况下,有人来敲门,我觉得这个简直是像在侵略侵犯这一片神圣的领土,这样一片神圣的地域一样。所以当然我会生气,当然我会很直接的去跟他们表达,你不能进来。我觉得这些是我非常,I firmly believe that,就是我非常坚定的确信的我自己想要去表达和做的事情。

另外一方面我觉得我非常的理解他们,非常的有同理心。我自己也租过房,我自己也去看过房,可能他们住的比较远,好不容易来到这片地方,希望一天可以能多看几个,正好提前到了,只是三分钟嘛,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就进来看看,然后赶快看完到下一个地方去。他们当然不知道我的情况,何况可能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提前到个三分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哪怕有人在家工作,很多时候不需要有这种面对面的交谈,或者哪怕你在开会提前个三分钟晚个三分钟,似乎都不是一件什么样的大事儿。所以我的这种情况特别需要这么一个private confidential space,需要这么一个非常私有的,甚至我觉得是神圣的地方的这样的一种情况,本来就是少之又少的。所以当他们敲门立刻得到了我非常直接,甚至是他们没有想到的直接的这样的一种拒绝,不,你不能进来,他们肯定是诧异的,甚至是不知所措的。

所以其实这件事情过后,我在思考的时候觉得是两种我都觉得有价值,我都觉得对于我来说重要的东西,但似乎不能同时存在:自己的边界,以及我对于别人的同理,同情和同感。我觉得在理智上我可以去理解他们,虽然都是我自己去想象的,他们今天可能很忙,他们有很多事情,他们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我觉得理智上我是理解的,但是情绪上我是无法接受的。在情绪上我依然觉得他们这样做完全不make sense,不professional,他们无视了自己行业的标准,他们没有替别人着想,甚至觉得they deserve this,他们就应该得到这样一种非常直接的态度。所以在我的情绪上,我其实甚至是想告诉他们一个message,给他们去传达这样一种消息,你们这样做不对,并不是想要去惩罚或者是惩戒,只是somehow在我的脑海中,如果我不这么直接的告诉他们,他们好像无法收到这样的一个讯息。

当我意识到了这一点之后,我又去想,难道我去理解他们或者是我对他们有同理心,他们就无法得到这个消息吗?他们就不会知道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多么重要吗?然后忽然间我在思考的过程中恍然大悟,我忽然间意识到,如果我有同感,有同理心的去面对这件事情,我在脑子中去play这样的一个scenario去想象,如果我当时更有同理心,更有同情心,我会怎么做?脑子中出现的画面是变得特别的过于柔弱,或者是过于nice,过于的温和,细声细气的去跟他们说,不好意思,你们不能进来,我现在正在和客户还在进行对话,你们过一会儿再来,不好意思。 Overly apologetic,过于的去道歉或者是谦和或者是温和。而当这个画面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觉得是非常不舒服的,甚至是觉得我无法接受那样的一个自己,在那样的一个情况下去play it soft,去温和的温柔的,甚至是去过于体贴的来处理这个情况。

其实当我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立刻意识到在我的脑海中有同理心就是这么一个柔弱的形象,有同理心似乎给我感觉就是这种温和的水,滋养的,关怀的,甚至是这种像一个saint,像一个圣人,goddess就是这种女神的包容的感觉。然而有边界有界限为自己站出来说话,却是full of rough edges,就是有一个像匕首一样,各种带刺各种带尖,当然这两者无法共存,因为这两种情绪都是截然相反的。

所以我意识到可能我问错了自己问题,并不是说有自己的立场和有同情心,同理心是不是能共存,而是说同情心同理心难道就意味着要柔软,要柔弱,要失去自己的rough edges,要失去自己的这种态度才能达到的吗?然后我觉得完全不是,我们依然可以去理解,我们依然可以去有同情心同理心,但是我们在这个同时,可以不失去自己的态度,甚至不失去自己的这种强烈的情绪。让我想起Bernie Brown就是在之前说的Atlas of the Heart情绪地图那本书里面曾经说过一句话,她说We don't need to agree. We need to disagree better。我们不需要同意,我们需要更好的去不同意。

所以当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在想如果I can do this again,I have a do-over,我可以去重新处理当时的情况,我会做什么不一样的事情,我觉得我依然会非常的直接和非常的坚定的告诉他们,你们不能进来,说好的是11:45,我现在不能让你们进来。但是可能做的不一样的是,当他们进来之后,我会去更主动的去解释当时的情景,我的情况,为什么对于我来说是重要的,以及为什么对于他们来说,在规定的时间到达别人的家是一件重要的事情。我觉得如果那是我想去传达给他们的信息,这样做也许这个信息才能真正的传达到,而我当时不愿意去理他们,不愿意再去过多的解释,只是让他们来似乎需要来take this,这个就是他们得到的是很直接的,很blunt的,很坚定的一个否定,一个拒绝,我觉得可能他们不一定能得到我想传递的信息。

这件事情本身其实给我带来的思考就是我对于compassion,对于这种有同理心的理解,存在着多么大的一种误区,因为在我的脑海中好像同理心就是这样的一种充满nurturing、关怀的、包容的、温和的这样的一种态度,而在,现实生活中同理心不一定是这样的,而由此其实我也去思考,在太多的生活时间的节点,我们有这样的一种固有思维,不管是因为我们过去的经历,父母老师所有的权威,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或者是社会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到现在都不用别人去告诉我们,翻开手机,似乎所有的新闻所有的宣传,我们听到太多太多的声音,什么东西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不管是这种白幼瘦的单一审美也好,或者是金钱,成功,他们的意义,他们的意思也好,再到这些可能比较subtle,比较细小的,比较细微的不同情绪之间的差别。

我的例子之中是关于同理心,还有其他的生气、伤心、难过。我们对于这些其实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刻板印象,似乎生气就和暴力相连接,或者难受就一定要哭。这也让我想起来很多客户在session中提到的他们的纠结,有一些人失去了自己的挚爱,他们觉得自己在grieve,自己在缅怀他们的时候,就应该起不来床,应该痛不欲生,就应该没有办法去享受自己的生活。甚至哪怕当他们开始慢慢的调节,开始慢慢的回归生活的正轨上的时候,开始出去,开始去见其他人,开始去见朋友的时候,会觉得他们不应该这样做,或者是害怕被别人去指责。也有很多客户的话题是围绕着自信心展开的,他们想去增加自己的影响力,想让别人来看到自己的付出和成果。但当说到这些脑子中第一个出现来出现的影像,就是说我不善于去brag myself,我不善于去自夸,或者是夸夸其谈,或者是整天去跟别人炫耀我做了什么,但是这些和自信其实没有半点关系。

所有的这些似乎都让我意识到我们在这个社会中成长,听到了太多的声音,太多的教诲,关于什么就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或者是我们就应该做什么,他们似乎有一些道理,但完全无法用来去统治我们的思想,或者是来统治我们的生活,统治我们的体验。

我们可以有态度的去反对,这并不意味着我们需要粗鲁无礼。我们可以去选择自己的生活,我们可以真实的面对自己每一个感受。

好啦,这期就说这么多,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