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68

情绪之旅1:无处安放的焦虑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她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在上一期的podcast里,我提到我最近正在看一本书,Brene Brown的Atlas of the heart是一本讲各种各样情绪的书。一边在读我就一边在思考各种各样的情绪,我自己的一些反应,自己如何应对她们,同时也更留意去关注周围人的情绪。有一些情绪更加的普遍,也激发了更多的思考,所以也就想,出一系列的podcast,每期讲一个觉得比较resonate比较有共鸣的一些情绪,不管是对自己进行剖析,也有自己的一些观察,希望可以给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所以作为这个系列的第一期节目想讲的一个情绪就是焦虑,anxiety。焦虑这个情绪可以说是非常的普遍。当然如果它是变成一个非常severe非常严重的状态,可能会影响到你每天正常的生活,并且反复出现的话,那需要找更专业的人士找心理医生去进行咨询去进行治疗。但如果不是这样这种情况的话,在我们每天的生活中,我们都会或多或少的感受到焦虑的这种情绪。

引起我思考其中的一个原因是就在上一周和我的客户进行对话的时候,她提到了自己的焦虑,她说她每当做决定的时候都会非常的焦虑,就好像是被suck into a rabbit hole,自己无法控制的进入了那样的一个循环当中。她每一次需要做决定就会不停的有这种担心的念头,这种worrying thought就会冒出来。我说:你一般会怎么办呢?她说当这种情况发生,她就会不停的去做计划,她不停的会去想,如果做了某一个选择,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然后把所有的选项似乎都要想一遍。我问她:那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what is enough?她说:是啊,没有头,理智上知道所有的这些似乎都没有任何的用处,没有任何的实际用处。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当我们做了某一个决定会发生什么,但是自己就是不可控的去做plan A, B, C, D而所谓的头就是指到自己已经无法再去思考,觉得自己已经exhausted,我已经have nothing to give,我已经没有任何的脑细胞可以再想下去的时候,那觉得可以了,反正已经是这样了。觉得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但是somehow却是一个很comforting很舒服的这样一个过程。舒服是在于这个过程哪怕没有实际上的作用,但是它缓解了焦虑,而似乎自己并不知道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可以去缓解焦虑的办法。所以自己的非常的knee jerk reaction就是膝跳反射的这样的一种惯常的做法,就是去做计划,把所有的东西都计划出来,焦虑得到了一定的缓解,但自己消耗了时间,消耗了精力,也并不是一个舒服的过程。

我说:听上去好像这是一个你无法控制的事情,因为焦虑的情绪一上来,it becomes predictable,就会发生你刚才描述的一系列的事情,你没有办法去做任何的改变。她说:对,起码这是我的感觉,好像所有的一切都不受控。我当时去challenge她,is that true? 这真的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就不能去控制任何的东西吗?当某一个情绪上来,我们无法控制我们当时的身体的反应,我们情绪带给我们的一些mental reaction,比如有的人可能会觉得浑身发热,会出汗,会觉得很躁动,或者会觉得很不安,这些我们都没有办法控制,但我们可以控制的是how we react to it。我们可以让这些take control over us,让我们就进入了那样一种rabbit hole进入了那样一种循环中。去顺着这些担忧的想法去想,但同时我们可以去决定去打断她们,或者不去engage在这样的想法中,我们可以决定去做其她的一些事情,去把自己的关注点放在其她,更有利于我们的地方,或者去take a pause,take a break,先不去想这件事情,让自己和这件事情之间产生一定的距离。这些都是我们有可能去做的一些事情。听起来非常的容易,但是it's super hard。其实是很不容易去练习去尝试的一件事儿。

但是其实如果我们这样做的话,不光是在那一刻可以帮我们去打断一些我们惯常的固有的习惯做法,同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增强了自己可以和不确定性相处的能力。其实焦虑和我们的capacity to be with uncertainty有关,我们能承受多少的不确定性,我们这种capacity这种能力或者是容积可以容纳不确定性的容积,越小就越容易引起我们的焦虑。如果我们可以扩大自己承受不确定性的能力的话,我们的焦虑就会减少。而很多时候我们用自己惯常的可以立刻得到一些安慰的方式去做,比如说去做各种各样的plan,我们都会得到短暂的舒适感,但是不去真的面对或者是不去做一些调整,都没有给我们自己一个机会,去让自己增强这方面的能力。而如果真正可以这样做的话,不光我们的能力会得到提升,同时我们也会有a sense of control。我们在那种情况下不会被自己的情绪掌控,不会被自己的情绪dominate,而自己可以选择去做一些什么。

其实这也让我思考,我面对焦虑的一些default reaction,我的固有的惯常的一些做法。我的客户是去plan是去做各种各样的计划,我发现我有不一样的一个pattern。几周前其实我出了一期播客,是说想为上海的疫情去做些什么,当时那两周是我是在一个非常焦虑的情况下,我发现我一旦焦虑,我的default是去找原因,到底为什么焦虑?最终我当时找到的原因是因为看到的新闻,当时上海的一些情况让自己觉得非常的难受,又觉得无能为力。

但是你要问我真的就是因为这件事情吗?我100%的确定吗?其实我不确定,因为在那之前我以为是因为那周我的事情很多,have so many things to do,我有比较重要的几个会,我有一些比较有挑战的项目,我开始以为是因为其她的各种各样的原因导致我当时的焦虑情绪,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以为的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但焦虑的情绪依然在,所以最终好像 I reached a conclusion,我觉得我最终的结论是因为上海的疫情。我愿意去找原因这件事情,其实是因为I'm better at dealing with anxiety when there is a particular reason。当如果是因为某一件事情引起了我的焦虑的话,我其实更容易更可以更好的去处理它。我一般会think things through,我一般会思考这件事情为什么会引起我的焦虑,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我在意什么,我可以做些什么,又有什么其实是我无法控制的?而当我把这件事情想通了之后,我一般会比较平静的去 do what I can去做我可以做的事情,and let go of the rest就让其他的事情我无法掌控的事情,就这样it is what it is,是什么就是什么了。也许焦虑的情绪会回来,我可能又会去担心一些什么,但是如果我已经把这件事情想清楚了,我还是会比较容易的关注到其她的事情上,比较容易的去提醒自己,我已经做了我可以做的。I'm good at that。不能算是比较擅长吧,就算是在面对焦虑情绪的时候,如果是这样的一个事情是这样发展的,我一般会比较好的处理他们。但是如果我没有办法去发现一个原因的话,那个时候反而会让我更加的焦虑。因为我惯常的走得通的路,忽然间走不通了,所以我才会不停的去找原因,才会不停的想把自己扯回到一条可以走通的路上。

但其实几周前的那件那种情绪上的反应以及经历过那件事情之后,我发现其实可能有的时候没有什么原因吧,可能是因为所有的事情,因为那两周睡觉睡得不好,因为自己又开始比较 intensive的锻炼,自己又把跑步锻炼的强度增加,其实physical我是非常劳累的。也有可能因为我喝咖啡喝的有点多,也同时可能是因为新闻,因为那两周我在做的事情比较有挑战,可能是因为所有所有的叠加。也可能都不是因为这些。而在我如果没有办法去 pinpoint去指出某一个具体的原因的时候,最终我觉得work for me的其实就是去 recognize it去发现,这是我正在经历的,我现在有一些焦虑, to acknowledge it去说出来,然后就让自己去感受,不用去急着 fix it,不用急着去改变它,或者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而是allow it to happen就是让它发生。并且知道在一些小的moment,在一些选择的节点,我可以去做让自己觉得有利的事情。

这就让我想到之前听的一个podcast。它里面是在讲另外的一种情绪和焦虑无关,是讲grief。被采访的科学家或者研究员,她在讲自己的女儿被车撞死之后,她经历得非常悲伤,非常challenging的一段struggle。当然去哀悼自己爱的人的离去去世和焦虑是非常不一样的。但其中给我比较有启发的点是说,她说在那样的一种情绪下,很容易就陷入了这种spiral,这种螺旋式下降的这种情绪。她有的时候会发现她自己陷入了这种what if她会在不停的想,如果我没有做这些,或者如果我做了这些事情会有什么不一样的结果?

因为她女儿的车祸是她们全家和几个朋友一起plan a trip,她们一起出去旅游,一起出去玩,她女儿想跟自己的朋友坐在一辆车上,于是朋友的妈妈开着的那辆车,带着女儿以及自己的孩子在路上出了车祸。所以她当时就会想what if如果我没有去计划这次出行,如果我没有让女儿去坐她们的车,如果我们提前5分钟离开,如果我们拖后5分钟离开,各种各样的想法,真的就是consume her消耗着她的精力和能量。她意识到这件事情对于她一点帮助都没有,反而让她陷入了这种更加负面的更加难受的情绪中。她当时的选择是说:好,我可以让自己去想两个what ifs,这是我今天的一个quota,这是我今天给自己定的一个配额。 That's it。然后她就让自己想了两个what if想完了之后她就去叫停,然后去做一些其她的事情,去分散自己的精力也好,或者是说去做一些更对自己有帮助的事情也好。我觉得她的做法就简直是brilliant,非常的有智慧。有的时候我们可能是需要给自己一些空间去所谓的陷入在那种情绪中多一会儿会儿,同时也要在那个节点去选择去知道什么是对我们有好处的。

她说在这个过程中,她后来把自己当成一个所谓的研究对象,然后去记录去看自己在grieving的过程中,在这种哀悼在悼念的这种过程中做什么事情能让自己feel better,觉得心情变好,同时是supportive for her,同时是对于她来说其实是身心上更有利的。而做什么事情,哪怕当时情绪上有所缓解,但其实是对自己并没有好处的。她开始去留心这些,她开始去留意这些,而这些其实就成为了她的一个base,她知道什么是对她有好处的,而什么不一定对她有好处。

我们大家可能都会consciously或者unconsciously有意无意的去知道做什么事情是对自己有好处的,而这些其实是通过实践通过经验通过尝试,提炼出来的,我知道对我有好处的,不管我在经历什么样所谓的“负面”的一些情绪,休息,take a break,运动,听听音乐,和朋友说说话,去自然中走走路,呼吸新鲜空气,其实这些对我都是有好处的。

而当我面对不一样的情绪的时候,就会有一些细微的差异。就焦虑这个情绪来说,我自己会感觉非常的fidgeted,当我有焦虑的情绪,其实是一种躁动不安的感觉,有很多时候是有太多的能量,所以自然的去跑步,去把这些能量释放出去,对我是更有帮助的。而同时任何可以让我去calm down,任何可以让我去 grounded的东西,都会更加的对我有好处。

最近的一个发现其实是一些所谓的prayer,一些你可以把它们想象成祷告,但我并不是一个religious,我并不是一个所谓的信教的人,而我听到的所谓的prayer祷告,第一次应该是在美剧里,但我知道它其实是一个祷告一个祈祷,而很多这种像AA这种戒酒会戒毒的项目里面都用到了这一个很specific的一个 prayer。她说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what I cannot change,the courage to change what I can, and the wisdom to differentiate the two. 她说上帝请赐予我那份平静,让我可以去接受不能改变的事情,请赐予我那份勇气让我可以去改变我可以的事情,请赐予我智慧,去区分什么是我可以改变的,什么是我不可以改变的。

当我很anxious,当我很在这种焦虑的情绪中,我有的时候其实是会默念给自己这些的,我不会去说God,我不会去说上帝。但是somehow这些词汇当她们放在一起,让我感受到了那种稳定感,其实最终就是去接受我们不能改变的,改变我们可以改变的,并且可以区分这两者。我们需要那份智慧,需要那份勇气,也需要那份平静。不管它是来自于上帝也好,你说来自于universe,宇宙也好,来自于我们的内心也好,当我去告诉自己这些,她会somehow让我去calm down,让我去更加的安稳,让我去更关注在对于我有好处的事情上。

好奇大家在面对焦虑的情绪的时候,会有一些什么样的做法,有一些什么样的调整?什么work for you,什么可能对你来说并不太work?希望大家可以给我留言,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