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63

MU5735,让我们直面死亡,让我们聊聊死亡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这期的podcast本来想聊一个另外的主题,然而周一早上一起床就看到东航的飞机坠毁的消息,搜救工作依然在继续,但是没有生还的迹象。朋友圈里大家都在发关于这件事情的文章,祈福,期待一个奇迹。而整个周一的早晨,因为这件事情,我也觉得心情格外的沉重。因为又一次让我们直面死亡,直面世间的无常,也是为什么我想用这期的podcast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其实死亡这个话题在我的podcast list上面,在我自己想要说的话题里面已经放了很久了。我把它放入我的话题的这个单子上面,是因为我觉得我其实花了很多的时间在去思考这件事情。但是当我觉得自己花了很多时间去思考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又会觉得am I?我真的花了很多时间吗?跟谁比呢?我怎么知道别人花了多长时间去思考呢?我不知道。

因为死亡就是这样一件神奇的事儿,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它的存在,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当我们每过每一天,当我们衰老,死亡其实就离我们越来越近,我们也都知道他有一天就会到来,然而在平日的生活里,我们却对他只字不提。就像我为什么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花时间去思考他,或者是别人花了多长时间去思考他一样。

我们不聊死亡可能有很多原因,一方面是在日常的生活中,它似乎离我们很远,或者是其实我们不知道对于这件事情有什么可说的,另外就是迷信,或者是觉得这个话题过于晦气,不想让生活这么沉重,或者是不想因为聊他而发生一些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对于死亡的思考其实和自己的经历有关。Luckily非常幸运的是,我其实并没有什么自己的至亲离我而去,然而却有很多的可以说是second degree connection,可以说是隔我一级的亲人或者是朋友的离去。从小时候家里的亲戚的去世,到高中在高考之前,隔壁班的同学的去世,到更近的在疫情期间,我的客户的父母,客户的同事,因为COVID而去世。其实所有的这些大大小小的经历都让我一次一次的去直面死亡,也让我一次一次的去思考这个话题,他们带给我了不同的冲击。

我不想去讲所谓的流水账,或者是去说每一个事件给我的影响,带给我的思考。但反而今天更想聊的更想说的是what's most alive是现在最觉得鲜活的,最觉得依然在吸收的,依然在消化的一些experience,是一些更近的经历。

更近的经历其实就是两个月前在回国的这一次旅程中,和爷爷奶奶有关的经历。爷爷在两年前去世,我上一次回国是在2017年,所以那也是最后一次看到爷爷的时候。所以这次回去就抽了一天的时间去给他扫墓。扫墓这件事情有一点神奇,国内的文化和风俗习惯跟北美不太相同,在国内大多数的墓地都是一片专门给墓地的区域,而周围很少建一些房子,因为大家觉得晦气。而北美似乎墓地到处都是,旁边就是居民区,然后这块就有一片空地,它是大大小小的墓碑。我原来还经常去跑步的路上路过墓地,就会跑到里面去转一圈,都觉得并没有什么。而这一次去给爷爷扫墓,好像是一种非常不一样的体验。那是一个陵园,进去以后,就是非常非常整齐的坟墓。我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象过爷爷的墓碑会是什么样子,当我看到它的时候,觉得它是那么的简单。一块黑色的大理石,上面有金色的字,写着爷爷的名字,生于1928年10月5日,故于2020年4月30日,子女率全家敬立。当我看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觉得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然后忽然间有一些和爷爷在一起的回忆在脑海中闪过,但他们是模糊的,细碎的,辨识不清的。并没有某一个强烈的瞬间带给我的冲击,更多的只是一些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影像。

我的眼睛定睛在生于1928年10月5日,故于2020年4月30日,这几个字上。当时那刻的感觉就像被雷劈了一下。它让我觉得我们是这么的渺小,我们的一生是这么的渺小,我们的一生最终当我们死去,汇聚在一个墓碑上,就变成了这样的一个起点和这样的一个终点。

我记得之前很多时候有人会问,你希望在你的墓志铭上被刻上什么?或者你希望在你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别人会说些什么?而当我看到爷爷的墓碑,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两行字,我相信这两行字很难去概括,去包括他的一生。我相信其实每一个和他有接触的人都有很多可以写可以说可以去记住的话,他让我再一次觉得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希望,当我们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留下些什么,哪怕他并没有刻在墓志铭上,哪怕他并没有在遗体告别上,被人们真的说出口。但我们都希望我们留下些什么,让这所谓的一生一死不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日期,而代表着一些意义,代表着一些回忆,代表着一些影响。

和去爷爷的坟墓去扫墓,反差非常大的是去看奶奶,奶奶依然活着,其实已经非常非常的高寿了。她有96岁。几年前她中了风,然后已经有很多年是处于一种需要24/7需要全天候有人照顾的状态,她几乎不能自己做任何的事情。可以吃饭,但是需要有人喂。每天的状态基本上是需要有人把她从床上搀到轮椅上,然后就坐在那儿被喂吃东西,然后去睡觉,然后吃东西。她无法与人进行交流,我不知道她能不能听见,我觉得也许她可以,但是她不能表达。

当我去看她的时候,我爸贴在她的耳边大声的嚷嚷,告诉她,赵航来了。她似乎抬起眼皮来看了看我,她似乎点点头,acknowledge我的存在,但是我并不知道她所谓的点点头,是不是因为她明白我来了,或者她认识我是谁。

当我看到这一幕幕,它让我感到了另外的一种痛苦,我非常的想知道这是她想要的生活吗?我非常的想知道她还有什么想要完成的事情,在她的有生之年。但是我问不出口,同时我知道我也没有办法得到一个答案。我难以想象在她的世界里她有多么的孤独,在那个世界里没有语言,不能表达,完全依赖于别人而生活。但是同时我又觉得那只是我的感受,而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感觉。

看到爷爷和奶奶让我去思考,我们真的畏惧死亡吗?不觉得死亡本身有什么可以畏惧的,因为所谓的死亡就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一分钟,一秒钟。我觉得我们真正害怕的真正畏惧的是suffering,是这种痛苦,是这种折磨,我们畏惧的还有regrets是后悔。

痛苦和折磨可能来自于身体上的疾病的痛苦和折磨,也可能来自于精神上的孤独,失去活着的意义。所以可能非常值得问的问题是,我们为了去延长寿命而延长这种suffering,而延长这种痛苦,这是否值得?我们到底想怎么去度过我们的每一天?尤其是在面对这种痛苦的时候,在我们经历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的时候,我们到底还觉得值不值得活下去?而每一个人可能都有不同的答案。

另外一点我们害怕的可能是后悔,后悔我们没有做一些事情,后悔我们做了一些事情,wish we could have done things differently,或者是希望我们曾经做了一些不同的事情,或者以一种不同的做法去处理一些事情。

我问自己。我害怕死亡吗?其实并不会,not really。如果有一天因为不可控的外界因素,忽然间我就死了,我真的觉得我死而无憾。我并不是说我不想去活着,我觉得我太想活着了,我有太多的事情还想去做,有太多的地方还想去走,想去看,太多的东西想要去创造。但是同时as of now此时此刻,我现在正在生活的每一天,让我觉得非常的满意,满足。在我的周围有我爱的爱我的人,我在做着自己享受的,自己觉得满足的,可以给别人带来价值的事情。在每一天我都以我想要的方式在活着。所以given the time I have在有限的时间内,如果因为不可抗的外力夺去了我的生命,我觉得并没有什么遗憾。

而所谓的suffering这种痛苦,我和我老公都立了遗嘱,我们彼此都知道in a general sense在一个比较大的框架和范围下,我们彼此想要什么。我非常明确的提出了要遗体捐献,无论是捐给有用的需要的这些人,或者是去做科学研究。我也非常明确的提出,在我如果神志不清,在我如果进入了一个植物人的状态,不想要任何的life support,我不想要去插着管子而继续生活。但是至于到了某一个节点,how much pain I am willing to suffer,我想要去承担多少的痛苦,来让我去延长我的寿命,或者还有一线希望去延长我的寿命,我觉得it is hard to know,现在很难去做那样的一个判断。也许现在我不想承受痛苦,但在那一个时刻,在那个节点,生命中有很多其他的让我觉得值得去承受痛苦的东西。and vice versa。可能现在我想去承受痛苦,到了那一个节点,我觉得痛苦只是在消磨我,让我活的没有生活质量,不是我想要的方式。所以这些只能留到以后再说了。

但是当我想到死亡的时候,我觉得害怕的其实并不是我自己的死亡,而更害怕的是我周围我爱的人的死亡。我觉得他们会shake up my world。他们会让我世界的秩序变得不稳定,变得混乱。我觉得难以想象我要花多长的时间去消化,去mourn the loss去哀悼,但是这件事情就是真实存在的,这件事情就会发生。

也是这一次回国,开始第一次正经百八的去问父母,他们想在哪里养老。他们现在身体还算健康,他们现在还在享受他们的生活,因为希望在他们依然可以交流,依然可以表达,依然可以在为自己做决定的时候可以去聊这些我们平时不愿意说,不会说,或者很difficult的话题。我希望如果有一天他们如果真的生病了,他们如果真的在手术台上意识不清,无法为自己做决定,我可以有信心的去represent them,可以去有信心代表他们去做一些决定,知道这是他们的意愿,而不是我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他们。

我觉得如果我们都可以在活着的时候,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在创造自己想创造的体验,在过我们想要的生活。同时知道如果for whatever reason,我们的生命就此完结,我们身后之事会被well taken care of,会被周全的照料好。如果我们都做到了这两点,可能在面对死亡时,我们都会少一些担心,焦虑,更多一些平和和自如。不光是对自己,也是对自己周围的人,自己在乎的人,自己爱的人。

所以,你是怎么看待死亡这件事情呢?欢迎给我留言。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