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51

日常emo: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前两天和朋友打电话,他跟我说他日常emo,我说啥意思啊?他说日常的有一点低落,有一点丧丧的感觉。我说为啥啊?他说在思考人生的意义和价值。我说你思考出什么来了?他说没思考出什么来,这是一下能思考出来的事儿吗?他说一方面觉得生活本来就是很虚无的,这种虚无主义meaningless,但是又不想让自己去这么觉得,因为如果这么觉得,似乎做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不管是邪恶或者是善良,那感觉这是一个 such a terrible place to be in是一个非常糟糕的一种状态,因为似乎做什么都it doesn't really matter了。然而自己却依然感觉到这种非常pessimistic,非常悲观的这样的一种感觉。

当时我不觉得他特别想继续再讨论这个话题,也没有一个opening让我们可以去继续探讨,然后当然我不想去coach他。但是我觉得在思考人生的意义和价值的这一点上,he's not alone。我自己以及我身边的很多人,我觉得在生命的不同节点中都会去询问自己what is the point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我到底在干什么。

我最近看了一些书,有一些不同的理论,有一些不同的perspective,有些不同的观点,以及我最近也在生活中又一次去问自己这个问题,所以也想就这个机会分享给我的朋友,也分享给在听节目的大家。倒不是说我对这个问题有多么深入的理解,而是希望可以去激发一些思考,可以去shed some light,让大家去用一个新的角度去看待。因为毕竟我觉得这是一个personal quest,是自己的一个不停的去询问,不停的去回答的过程。所以如果在这个过程中能够给到你一点启发,我觉得就再好不过了。

其实直接回答这个问题或者直接address这个问题的是我最近看了一本书叫man’s search for meaning。之前在一期节目中提到过,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奥地利的神经学家,心理学家,同时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他是二战纳粹集中营的一个survivor,一个幸存者。他的这本书其实就是在讲我们活着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如果把书中他的观点去总结,或者说去浓缩一下,他觉得人生的意义和价值可以分成三个不同的板块或者三类意义或者是价值。第一个是这种contribution是这种可以说是work,我们的工作,我们去积极的创造一些新的东西,我们对于社会对于其他人的一些贡献。第二个他说的是experience someone or something,我们感受到的,最真实最真切的这种感受,不管是遇到的一些人,还是说我们经历的一些事情。第三个他说给我们带来意义和价值的是suffering,是这种痛苦挫折。

其实一点比较好理解,就是这种我们的active creation,我们的创造,我们的创新,很多时候是在当今社会是和我们的工作紧密相连的,我们的创造和创新可以给我们带来这样的一种成就感,让我们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让我们觉得自己活着是有purpose,是有目的的,而很多时候这个和我们自己的identity和我们的身份是相连接的相关的。

我觉得这一点非常,对于起码对于我是非常有共鸣的,因为我在回想我感到自己最lost、最迷茫、最不知所措的一段时间,是我当时在firm里面,在会计事务所工作,让我觉得我自己做的事情没有意义和价值的时候。如果去跳出我这个人本身来讲,你说去帮公司看他们的财报,去审核他们的流程,去给他们提意见,让他们去管控好风险,这件事情有没有意义?它是一件有意义的有价值的事情,但是对于我个人来说,它和我的价值观并没有那么的契合,它这个意义对于我并意义不大。而当我开始做coaching,我觉得它的意义对于我来说更加的深远,我可以为另外一个人在他们的生命中产生一些积极的影响,这个对于我本身是有意义的,虽然它不是我唯一活着的意义,但它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另外让我想起来之前读的一个故事就是在这种nursing home,在养老院里面,很多老人他们随着年龄增大,在身体上失去了很多机能,他们需要用很多的药物去维持生命,他们每天可能都在身体上经历着一些痛苦,而不仅如此,很多时候老年人会慢慢失去觉着自己活着的意义,因为他们有很多事情不能再去做了,甚至会成为家里面的人的负担。那么在失去了这种自主的能力之后,又要为什么去活着呢?所以当时那个故事里面就觉得他的那个养老院是非常的了无生气的,所有的医生或者是护士都在关注于怎么为他们去治病,怎么可以去延长他们的寿命,而并没有带来这种生机和活着的这种气息。所以当时他们做了一些非常大胆的尝试,他们带来了一些活物,到养老院里面,一些植物,一些动物,一些猫猫狗狗让这些老人们去,你可以去领养他们,收养他们,去照顾他们。然后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这些老人脸上开始散发着光,他们开始重新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而很多的这种意义来自于去 take care of another living thing,真的就是去照顾另外一个活着的生物。

所以很多时候这种active contribution或者是active work赋予我们的意义,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在去帮助到别人,或者我们在创造价值,而这种东西是larger than ourselves,是超出于我们自我的一种满足,是确实给别人,给这个群体,给这个社会带来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第二点他说的是experience someone or something,我觉得应该所有的人都有这样的体会,我们最直接的最visceral的最身体的本能的反应。不管是第一次有这种初恋的感觉,看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人,用小鹿撞怀上fluster的感觉,或者是和朋友有这种非常深度的连接,或者是为人父母,可能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孩子的出生,或者是在自然中感受到自己和自然和宇宙之间的这种不可分割的连接感,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或者另外是欣赏到一个piece of art,就是一个艺术的作品,自己去听一首曲子,或者自己弹出来一首曲子,这种心灵上的震撼,所有的一切很多都是这种非常直观的非常visceral的sensational的,就是我们的各个感官跟我们带来最直接的这种冲击,我们都会从这些感受中感到我们的生命的意义,感到我们真切的活着。

之前听了一个Ted talk是BJ Miller说的,它是一个palliative care doctor,他是这种关注于临终关怀的这样的一个医生。同时他自己也是一个病人,因为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在一个事故中丧失了自己的双腿以及一个手臂,那也就是从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开始去面对死亡这个话题,经受了无数的手术,经受了无数的痛苦,也在医疗系统中体会到了最能帮到他也最让他心痛的各个方面。

他分享了一个故事,当时是说他在New Jersey的burning unit,新泽西州的一个医院里面去治疗烧伤的这样的一个科室里。他说那天下了大雪,他的病房里面没有窗户,但是他的一个护士就从外面偷来了一个雪球,把那个雪球放在他的手里面,就他已经烫伤的手里面,然后他就看着那个雪球,感受雪球在他灼伤的手里面一点一点的融化,他说给他带来的那种震撼和感动,让他觉得it is an inspiration for trying to live and be fine with dying。意思是说他给他带来的这样的一种感动冲动,让他真的是又找到了可以活下去的勇气。同时他也觉得哪怕他真的就死了, 他也觉得okay,他也觉得可以接受。而很多我们在这种最直观的感官的冲击中,可以找到生命的意义。

而第三点Doctor Frankl说的是suffering,并不是suffering本身,因为人生似乎必不可少的就是这种痛苦。不管你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不管你有什么样的教育背景,不管你多么的贫穷,或者是富有,你这一生中总也逃不过有这样或者是那样的痛苦或者是挫折。而意义在于我们是怎么去面对这样的挫折的。他从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讲,它可能处在一种最最最最极端的情况下,在纳粹的集中营,在这种肢体上受着无穷无尽的虐待,可以说是,吃不饱穿不暖,遭受着疾病的折磨,同时在精神上也遭受着折磨,被辱骂、被毒打,让自己觉得so minimum to nothing,自己确实在他们这些看守所里面是一文不值,不管你之前有多么的有什么样的成就或者是创造,在这里面you are nothing。而在这种过程中想要去活下去,想要不去失去信念,失去希望,是需要你去看到suffering背后的意义的。而对他来说很大一部分坚持让他活下去是他希望把自己的理论去出版成书,他的手稿在他被逮捕的时候被没收了,可以说如果他就这样死去,他的理论是没有办法让任何人知道的。其实书中很重要的一个message就是说哪怕生活给了我们一些境遇,而这些是我们无法选择的,我们也依然可以选择我们用什么态度去面对这些境遇,而也正是这一点让他找到了这些痛苦背后的价值所在。而当他看到活着的价值,他就figure out a way去活着。

同时Doctor Frankl说,他说有的时候可能我们总问我们活着的意义是什么?What we want out of life,我们想要从生活中得到什么。他说可能另外一种发问的方式是What life want out of us,生活想让我们去做什么。因为每一个人其实都是不同的,我们生来不同的,我们成长的环境是不同的,就好像我们在在打牌的时候 we are dealt different cards,我们拿到的牌是不一样的,所以每个人没有什么可比性,而我们能做的只是打好我们手里的牌。这个牌就是what life wants out of us,是生命赋予我们的一些东西,我们去create the best possible solution there is。

我对他这种说法可能既同意也不同意,因为我觉得说到底他说的这些所谓的意义或者是价值都是我们自己创造的。我不觉得虚无主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因为说到底所有的东西真的是没有任何的意义,或者是价值,直到我们觉得或者是我们赋予它意义或者是价值。不管说我们的active creation,我们所谓的这些创造,我们的这些贡献,那也是我们觉得它有价值的。Suffering的价值,我们觉得在这种挫折或者是磨难中我们有所成长,或者是说它带给我们什么,这也依然是我们“编造”出来的。哪怕是我们最直接的体感,我们的最visceral,我们最身体的本能的一些感受或者是反应,它也是我们通过脑子对这种反应的一个诠释,告诉我们他们意味着什么,所以说到底这些都是我们为自己所创造的。

我觉得其实我们的生活就像一本书,就像一个故事,而我们是这个故事的作者,我们在不断的为自己去编写下一个篇章。我们希望这个故事make sense for us,他有开始,有高潮,有跌宕起伏,有结束。有的时候我们觉得这本书需要有一个主线,可能这本书的主线就是我们所谓的the meaning of life,我们活着的意义或者是价值,但我不觉得这个主线是一开始就被安排好的,我也不觉得这个是我们坐下来凭空去想象它就存在的。我觉得它是有着它本身的跌宕起伏,是不断的去被思考,去被discover、去被发现,去被吸收,去被更新,去被改写的。

就像我最近我又在问自己what's the point这个问题。原因是我觉得coaching是有意义有价值的,它依然带给我这种fulfillment这种满足感。这种满足感来自于自己可以看到我对别人带来的影响,正面的影响,让这些人的生活有所不同。而另外一方面我最近看了一些书,看了一些纪录片,再一次感受到人类作为一个物种,对于环境,对于地球的破坏,对于其他物种的破坏,让我觉得人类作为一个物种,说的极端一点,如果我们灭绝了,可能对于地球来说是一件好事。那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其实在做的事情只是让人类变好,所以这又有什么意义和价值呢?这似乎让我的这个故事变得无法自洽,变得不能make sense了。而后来在和我coach的对话中,让我发现对于我来说比较重要的一个价值是care,之前可能是care about another human being对于其他人的这样的一种关爱,对于其他人的这样的一种影响。而现在并不是指这一点不重要了,而是它被扩大了,扩大到了不仅仅是人,可能包括其他的物种,包括这个环境。他们并不再是conflicting人类vs其他物种或者是环境,而是所有的一切,只是我把这个care的定义去expand去扩大了而已。用这种角度去诠释我在做的事情,或者是说去指引我之后想要做的事情,让我的故事又make sense了,而这些说到底都是我自己编出来的,都是我自己想象的,都是我自己让我自己的故事自洽的,但是他可以自圆其说,但是它可以让我从中找到意义和价值,这也就够了。

我觉得生命或者是生活的意义并不是这样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它是真实的是存在的,是非常concrete的。它的意义和价值可能是当我们死去,当我们看自己人生的故事的时候,当我们view our life as a whole,它有一个意义和价值,但同时其实每一天每一个篇章,每一个生活的阶段都有着它的意义和价值。所以在我们没有把这个故事写完之前,也许我们不一定要坐下来去想意义或者是价值,We don't need to figure it out by thinking about it。我们可以在每天每一件事中去发现它的意义和价值,去创造它的意义和价值,然后在每天每一件事中去探索,去创新,然后去revise,去修改,去重新谱写让我们觉得更resonate的意义和价值。然后到最后当我们写完这本书的时候,去回看的时候,他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主线去贯穿始终。也许我们不光需要坐下来思考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我们也可以真正的在每一件事中活出它的意义和价值。

好啦,今天就说这么多,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