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48

仇恨来自于不了解,爱也许就该放手 -- 猩猩可能活的比人明白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前两天和一个朋友一块在家里面看电影,她选了一部电影叫the rise of planet apes,猩球崛起,猩就是大猩猩的这个猩。

电影其实讲的是男主人公Will,他的父亲得了Alzheimer阿尔兹海默症,身体在每况愈下,他是一个科学家,在一个制药厂工作,他希望可以研制一种药,能够帮助他的父亲去恢复这种cognitive ability,这种认知的能力,可以让他身体变好。他们就在一些猩猩的身上做实验,在这个实验的过程中,他发现其中一个猩猩表现出了非常好的药效,就是超常的这种智力,以及这种认知能力。就在他们想要去在人体身上去做实验这样的一个过程中,结果出现了一些阴差阳错的事故,导致最终决定把这个实验停止,并且把所有的猩猩都要杀死。

他的助手在让所有的猩猩注射了这些药品,然后猩猩死去之后,只有一只小小的 infant ape,一个小婴儿猩猩,他不忍心把他杀掉,就让这个男主人公让will说能不能让他抚养他。而这个小猩猩其实就是恰巧是药品特别成功的母猩猩刚刚生下来的一个小孩儿,Will出于无奈把他带回家,但是没想到这个小猩猩从一开始就表现出了超常的一个智力,因为药品产生了这种基因的改变,并且把它遗传到小猩猩的身上。

所以Will就在之后的几年中就在抚养,像一个父亲一样抚养着一个小猩猩,这个小猩猩名字叫Caesar,抚养着他长大,教给他这种手语,他们两个就可以进行交流,完全就是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个事故,小猩猩伤了人,结果邻居去报了案,小猩猩被带到了animal control,就是这种像猩猩的集中营一样的这么一个地儿去拘留,被把它放进了监狱in a way。Will一方面是特别想把它的猩猩宝宝给救出来,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暂时就是没办法,而在看守所里面Caesar就遭受到了很多不公正的待遇,卫生条件非常的差,他们虐待这些猩猩,吃的也非常的差。然后Caesar感觉到这样的一种sense of betrayal像是被他爸爸背叛了一样。然而他又立刻适应了这样一种新的环境,并且在这个猩猩群中成为了这样的一个leader,成为了这样的一个领导者。而最后他带领着这些在看守所里面的猩猩逃离了看守所,并且去动物园把他们的同类都放出来,还和人类进行各种各样激烈的斗争和角逐。最终他们到了这样的一片红树林,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并在那里面去真的是自由的生活。

其实这个电影我觉得有意思的地方是它有很多的层次,并不是说它是某一个主题,或者是为了表达这样的一个观点,其实可以从很多不同的角度去看待,我觉得可能这也是任何一个艺术作品的魅力。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哈姆雷特,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这种对于这部电影的一个诠释。

我觉得这个影片触动我的或者让我去引发我思考的可能有比较深刻有两点,然后我想也跟大家来分享一下。

第一点让我感触比较深的,我觉得是很多的仇恨其实都来源于恐惧,以及我们对事物,物种,对其他人的一个不理解和不了解。因为Caesar其实就是很正常的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生活在Will的家里面,直到发生了那样的一个事件。而那个事件本身就是Will的爸爸又开始有点犯迷糊,和邻居发生了争执,邻居开始对Will的爸爸大声打骂。其实对于这个猩猩来说,对于Caesar来说,就是有人欺负我爷爷了,我要去帮他,他立刻做了一些非常过激的举动去帮助他爷爷打这个人。当时我就在想,如果不是一个猩猩,如果真的就是一个小孩的话,会有什么不一样呢 ?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Caesar就是一个小孩,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对错,或者并不知道做事的分寸在哪里,而当时那一刻有人欺负我爷爷了,我太生气了,我要去报仇,我要去替我爷爷出气。其实就是这样的一种非常本能的情绪上的反应,而如果是一个小孩,完全不可能是说因为这个小孩打了人,我们就把他去关到一个看守所去,让他和他的父母分开。我们可能顶多是去教育教训,然后grounded,把他关禁闭或者是去教导他,也就仅此而已了。

而对于一个猩猩,我们就会有着非常不一样的一个反应,因为它是一个猩猩,所以我们要把它关到了动物看守所。让我就去质疑这件事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区别?我觉得一方面是说我们作为人的本能,会对看上去像我们或者是对我们熟悉的一些东西,我们其实就会更generous,我们就会更慷慨,我们就会更宽容,我们就会更包容。如果是一个小孩,我们知道他其实是非常天真的,他其实没有什么坏心眼,他只是那一刻情绪比较激动,我们会给他一个更包容的诠释。而对于和我们不像的一个物种,在这个情况下是猩猩,与其去理解猩猩的一些行为,他们当时在going through的一些经历,我们对于他们的诠释是,天呐,他们太有力量了,他们可以这样来欺负人,他们需要被惩罚,我们需要把他关起来。We don't care enough to spend time understand them,我们都不愿意去花时间去理解或者是去了解他们的行为。我们作为一个人有dominant power,在这种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的情况下,我们选择了一种对于我们来说最便利的方式。因为我们有权利这样做,所以我们就把他们关起来,我们才不用去管他们的想法或是他们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行为。所以当我们发现一个人,一个物种,一个东西和我们不像,同时我们不理解不了解,甚至有一些畏惧的时候,我们做出的反应就是所谓的最容易的那一种,甚至会去用最坏的方式去猜测他们,揣测他们,去想象他们,然后选择一种最简单最暴力的方式去处理这件事情。

在这个影片里面是人和猩猩,但是其实在生活中在人之间也是同样的。就像种族歧视,就像同一件事情,有的时候白人看到一个白人去做,他们会对他们更慷慨,或者他们会为他们去找一些理由。而如果是一个黑人,因为这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潜在的这些歧视或者是偏见,本能的这种害怕,觉得黑人可能都是非常有力量的或者是有暴力倾向的,导致一些非常不公正不公平的一些treatment,一些对待他们的方式。同时如果去看历史上,很多的不管是关于宗教上,不管是关于人种上的争执,甚至是战争,都是由于这种自大selves righteous, self center,我们就是有权力,我们就是有power,一旦有权利的人可以对没有权利的人去为所欲为的时候,而尤其当我们的权利被侵犯的时候,我们不会去想对方的处境,我们不会去想对方的经历,而用最简单粗暴对于我们来说最方便的方式去处理这件事情。

如果我们觉得我们更superior,我们更所谓的高级,我们比别的物种或者是比别的人高人一等的话,其实无形中就产生了这样的一种分离或者是分裂。在电影中是人和猩猩的分离,哪怕猩猩和我们再像,所谓的从生物学的角度,从进化论的角度,甚至就是从我们和猩猩在一起的这种互动的角度来讲,你可以看到他们和我们的连接,他们可以和我们交流,他们真的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但是我们是人,他们是猩猩,一旦我们用这样的角度去诠释的时候,无形中就产生这样的一种分裂或者是分割,而这种分割就让我们觉得我们有权利,我们可以为所欲为,我们不用去理解他们,我们不用去了解他们,我们可以用我们想用的方式去处理他们。

然而在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是一样,一旦我们有了权利,一旦我们觉得我们可以做任何的行为,来对待所谓不如我们的人,我们就看不到我们的相似之处,以及甚至忘记了那份每一个人都有的这种compassion,甚这种同情怜悯之心,忘记了其实我们都是人。

第二点让我觉得非常有触动的是接近影片的结尾,因为男主人公Will一直想去找到Caesar,一直想去带他回家。在猩猩和警察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搏斗之后,Caesar终于带着他的族群到了这片红树林,Will也在那里找到了他,他当时就跟他说,let's go home,让我们一块回家吧,我可以保护你。当时猩猩的已经就是智力上升到可以与人交流,可以说话,他当时就在Will的耳边说,Caesar is home,我已经回家了。

我觉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很像父母去养育小孩的这样的一个过程,Will就相当于养育了他的一个猩猩的小孩,他去喂他,抚养他,教他,带他去医院,take care of everything,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的一系列的事情。父母觉得他们知道everything about the kids,他们知道这个小孩所有的一切,甚至包括什么是对这个小孩最好的。因为Will一直就想保护这个猩猩,他最后也是说let’s go home,我们一起回家吧,我可以保护你。他觉得回家对于Caesar来说是最好的。但是其实当Caesar被带到了动物看守所的时候,他们的这种物理上的分离让猩猩开始去发现自己的identity,自己的非常独立的人格和他自己的想法,他自己的判断。Caesar有一部分是Will永远无法理解和看到的,就是他猩猩的那一部分,这个本身从基因上就决定了,Will永远无法理解作为猩猩是什么样的一种体验。同时Caesar在出离了家的环境中又在不断的成长,又在不断的学习,他的这些经历是Will没有看到的,也是Will无法体会到的。

而其实在生活中就有一点像父母和小孩子的关系,父母抚养孩子长大成人,教育他们,送他们去上学,但是其实有一部分的我们是父母可能没有看到,或者是永远无法理解的。我们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们形成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判断,脱离于父母的意志,我们有除了他们以外的生活,而这部分生活他们没有参与到,他们也无法体会到。

最终will让Cesar,let Caesar go,让这个猩猩去过他的生活。就像父母最终是需要让孩子去过他们自己的生活一样,这个说起来容易,但是其实做起来是非常的难的。因为周围有很多朋友,包括我的父母都会在生活上的一些事情,希望我们按照他们的想法去做,不管是说现在非常普遍的催婚,然后催生孩子,或者是说在事业上的一些建议,或者是找什么样的对象,其实很多时候我们忘记了,他已经独立于我们而存在了。

Caesar在这里面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角色,因为它是一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是一个动物,它不是人类,所以我们会把它觉得它是我们的宠物去混淆,所以它到底是宠物还是一个孩子。我觉得小的时候小孩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像一个宠物。宠物和孩子的区别在于宠物其实无法脱离于它的主人而独立的生存,它一直是依赖于它的主人的,所以哪怕他有他的想法,他有他的想做的事情,而这种不独立性导致他永远无法独立的生存,他永远无法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宠物就是我们的,它是我们的一个归属品,它是我们的一个附属品,它属于我们。而孩子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在小时候是属于父母的,哪怕他们自己有独立的人格,意志,判断,想法,但是在他们没有经济独立,在他们没有人格独立之前,他们的很多决定都是受到父母的限制的,而直到他们变得独立。所以父母可能可以拥有一个宠物,但是他们无法拥有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是独立于他们而存在的,并不是他们的一个归属品或者是附属品。

而其实我们不管是作为一个人,或者是作为地球上的一个生物,都可以更好的去尊重每一个生物他们本身生存的权利,他们做选择的权利。我们也可以去看到,不管是与其他人,还是与其他物种之间的这种连接性,让我们可以善待他们,也善待自己。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