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46

美国男子前花样滑冰冠军Johnny Weir:要骂我,就像骂Johnny一样骂我!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最近几年DEIB这个概念在北美非常的火爆,它的意思就是diversity,equity,inclusion and belonging。很多公司想要去创造这样的一种公司文化,让公司的员工更加的多元化,更加的公平,每一个人都可以被接纳被包容,同时有这样的一种sense of belonging,有这样的一种归属感。

上周我就去参加了这样的一个活动,他们请了几个guest speaker请了几个嘉宾来做客,其中一个是 Johnny Weir,他是之前美国的花样滑冰男子的一位选手,参加了几次奥运会,同时也连续三年都是美国national champion,就是美国男子花样滑冰的冠军获得者。他不光是前花样滑冰运动员,他同时也是一个openly gay,他是一个公众都知道的同性恋,他自己非常vocal about this,他经常会去说并且为这个 community去做一些事情。不光是在赛场之外,在赛场上,当时他的一些衣服的选择,他当时音乐的选择,都其实引发了很多的争议,甚至一些criticism,一些批判。

而他自己讲述他的一些经历和故事。他成长在宾州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是那种Amish town,可能有一些人不了解这种,他们小镇上都有点与世隔绝,他们不太去接受现代社会的一些便利,而崇尚更加传统的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比较极端的可能都会不去用电,而更多的就是在农场上去跟这些动物,然后有一点像农耕女织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

所以在那样一种环境下,作为一个gay boy,一个同性恋的小男孩,然后去从事花样滑冰这样的一个运动,真的是非常的controversial。他说他从小他的父母就是告诉他you can be who you are,真的是一直在鼓励着他。

他分享了在职业生涯中的一个 instance,一个事件。他当时是和一个俄罗斯的教练一起work together,然后当他们刚刚开始合作的时候,这个俄罗斯的教练跟他说,她说:”Johnny I don't even know how to yell at you. Do I yell at you as a boy or do I yell at you as a girl?” 她说咱们一块训练的时候,当我想骂你指责你或者是批评你哪做的不好的时候,我是应该像对待男孩一样对你,还是像应该对待女孩一样对待你啊?Johnny当时说: “yell me as Johnny.”

然后这句话真的是非常的触动我,非常的感动,我觉得一方面是非常的窝心,另外一方面也非常的有力量。所以我仔细的去想了想这句话背后的一些深意,也想把自己的一些体会分享给大家。

我觉得这句话其实”yell me as Johnny”有两层非常powerful的含义,一方面我觉得他真的是全身心的接受他自己as who he is。同时他也要求也demand,也希望周围的人see him as who he is。不是一个简单的男生或者是女生,而是as me,as这个非常复杂的带着各种各样不同的经历经验,这样的一个活生生的人。

而在当时我觉得可以做出这样的一个回答,是有着对自己的理解,了解和接受,并没有去害怕或者是intimidated afraid being who he is。同时也没有去judgmental或者是be rude对待别人很粗鲁或者很没有礼貌的去批判别人。

我觉得我们都说我们要接受自己,accepting ourselves as who we are,但我觉得这句话真的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我觉得接受自己相对容易,如果我们周围的人都跟我们很像,因为他们不会不同意我们的观点,因为当你说什么或者是做什么,都被周围的人所接受的时候,或者都被社会所接受的时候,你当然就可以去做自己。但是如果你变成了一个非主流,你变成了一个minority,不管是说从你的长相来看,你在一群白人中的一个亚洲人或者是黑人,或者是你有一些反常规反传统观念的理念或者是想法也好,你想要去完全的接受自己,或者是做自己,就变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因为我们人类就是这样的一种social animal我们就是这样一种群居动物。我们从远古的这种社会所有的人聚集在一起,其实是我们居住在一起这件事情,才让我们有可能survive,有可能存活下来,而被你的这个tribe,被你的群体所抛弃或者是所不同意,在原来就意味着死亡,因为你有可能被猛兽攻击或者你生病了,没有人会来照顾你。虽然这些已经不再存在,但是our brain wire in this way。当我们现在哪怕是少数或者是不被主流文化主流价值观所接受的时候,他在我们的身体中就会trigger这样的反应it feels like death,好像我们真的就是要死了一样。所以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下,就会让我们有一些非常很本能的反应。当我们发现自己和别人或者是说和主流的价值观和大多数人不一样的时候,我们要不就会去责怪别人,或者我们去pretend我们去假装,我们去hide certain part of us,我们把那部分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藏起来,他就看不到,但是无论是什么样的一种选择,都会让我们lose touch with certain part of us,都让我们无法去全身心的看到自己,接受自己。

我在想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觉得在出国前期其实非常的明显,因为不管你来自哪个城市,在国内尤其是在上学的时候,你的世界就是很简单,大家都是中国人,大家说着一样的语言,大家都在做着类似的事情,大家都是为了学习考试考好成绩,上大学,就非常的简单。而出了国完全是一种新的不一样的体验,是不一样的语言,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social norm主流价值观,大家在关心不一样的事情,而在这个过程中你又有可能会遇到歧视,所以我们自己的identity,我们自己对于自己身份的这种认知和认同,在这个过程中都在经历着这一种reshape和reform。就好像原来我们有一个对自己固有的认知,忽然之间这个认知受到了冲击,他开始让这个系统开始shaking up,开始去重新塑造,有一些东西需要去脱落,有一些东西会需要去被加入。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how to do that,怎么才能真的是去融入不同部分的自己,并且去接受不同部分的自己呢。

我现在回想当时we did when we know how to deal with that。我们每个人都选择我们可能知道的一些方式去应对这样的一个新的局面。有一些人可能in denial,然后stick with their people。我们可能不想去接受新的文化,新的知识,新的information。我们固守着自己的identity,自己的这些身份,有蛮多华人就在自己的小圈子里面,nothing wrong with that,就和华人一起玩,然后也不去跟更多的其他的文化背景的人去交流。这些人应对这样一个新的情况,by separate us with other people,我们就产生了这样的一个隔断,我们不去接触,我们就不需要做任何的改变。

有些人是abandon part of us把我们过去的一些东西抛弃,just play with the cool kids。我们开始去全身心的融入到新的环境中,新的文化中。而另外有一些人可能they're like Chinese when they play with Chinese and they're like Americans when they play with Americans。他们可能就是所谓的像变色龙一样,在不同的群体中有以不同的姿态,不同的身份出现,并且知道在什么环境中,哪些行为是可以被接受的,哪些是不可以的。

但其实不管哪一种方式去应对,他都让我们没有去全身心的接受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我们现在新的knowledge,新的information,以及这些东西对于我们产生的影响,我们甚至不知道我们的identity是什么,更不要说去全身心的接受自己的新的身份。

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我自己也是一直在摸索,或者是一直在塑造我自己这种双重语言,双重文化,不同的国家,各个地方的背景,塑造成的这样的一种身份,我在和自己调整,在和自己磨合,再去发现我缺少什么,或者再去发现我还需要什么。

然而做coaching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我对自己各个身份的接受和融合的一个转折点,它让我更好的去看清这些身份到底意味着什么,从而让我可以更多的去接受他们,并把她们们融汇在一起。因为coaching其实是从全球的范围来讲,是一个非常白人dominant,大多数都是白人,大多数年纪都偏大,很多人都是在公司做了高管之后想要来做coaching,并且最主流的语言肯定还是英语。所以在我上coach training,在我去学习coaching,在上培训的时候,我也只是在用英语做coaching。In a way,I think like American 我用英语做coaching,用英语去思考,甚至像美国人一样去思考,同时我coach like American。而在自己这几年的摸索,在这几年的尝试中,我开始去coach中国的客户,我开始是用英语去coach他们,后来我也开始用中文去coach他们,而somehow在这个过程中,他让我不同语言,不同文化,不同国家背景下的自己的身份开始慢慢的融合起来。

因为其实在我说中文或者是在和朋友在一起,这种比较随便放松的场合下,我是一个非常直接,然后非常funny,然后喜欢去tease别人,然后跟大家开玩笑,整个的状态是非常的light and levity的这样的一种状态。而在英语的环境下,我会更professional,更专业,更warm,更有温度,也更caring,更在意大家的感受和更 sensitive to每一个人的体验。然后就在自己不同的状态下,不同的session中,用不同的语言去说,并且更了解大家的一些思维和learning habit之后,我发现其实语言变得并不是一个障碍,而之前阻碍我showing up as who I am,更多的是自己对于身份上的这种separation。我觉得和说英语的客户我就应该怎么样,或者是我在说英语时,我自然而然的由于习惯就会以某种状态出现,而说中文的时候是另外的一个样子。而当我开始把它们去交叉融合的时候,我变得更全身心的去接受自己,我也变得更有选择。

另外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一件事情就是几个月前我参加了一个coach training,参加了另外的培训的课程,课程的主办方是在英国,然后上课的几乎所有的学员全部都是英国人,我是唯一一个亚洲人,唯一一个非白人,唯一一个母语不是英语的人,并且是我是最小的。

当时上完课之后,我们的 leader讲课的非常厉害的一个coach,她过来跟我说很感谢我可以来参加这门课。她说,因为你的文化背景,因为你对于西方以及东方文化的接触,因为你的background,因为你的年龄,因为所有的这一切,你带来了非常不一样的声音。那个时候我忽然间感受到这些所有的所谓的标签到底意味着什么。因为我之前很痛恨这些标签,就是不要说我是中国人或者我是美国人,我是加拿大人,因为这些在每个人的脑海中都有一个固有的 stereotype,一个固有的刻板印象,或者觉得我是CPA,我就是个什么样的人,觉得我是女生,我就是个什么样的人,就是I hate those。但是在那一刻我觉得oh all of them are me,这些都是我,但是这些都不能代表全部的我。somehow在那一刻我可以去接受所有的可以代表part of me的这些身份,同时知道他们并不是我全部的身份,他们只是代表了我的一个侧面,只是代表了这个事件,这个语言,这个文化,这个经历带给我的影响,而所有的这些影响都是有价值的,都是宝贵的,都是值得被听见的,都是可以用之来产生连接,创造影响的。也是这些一个一个的事件,让我开始慢慢更好的去接受自己,接受全部的自己,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一直在重塑,一直在反思。

另外第二点其实Johnny说的那句话,他不光自己完全的接受自己,他也希望别人treat him like Johnny,他也希望别人看到全部的他,因为我们太喜欢给别人贴标签了,我觉得让我们不贴标签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它就是在帮助我们产生这些shortcuts,让我们更好的去将信息分类,信息整理,可以帮我们更好的去做判断,there is nothing wrong with that。我觉得与其说让我们放下所有的标签,倒不如说让我们意识到这些标签可能总会出错,在如果只是试图用标签去对这个人下判断的时候catch ourselves。

我记得years ago当我去南京上学的时候,然后第一次有听到有人说:“啊,你是北京人啊,你一点都不像北京人!”这样的comments,当你在北京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是北京人,你也不会听到这样的评论,然后我觉得北京人应该是什么样子啊,让我非常的疑惑。

就像生活在国外,很多人都对印度人有一些他们的刻板印象,或者是偏见,觉得他们只会说大话,不做事情,觉得他们有的时候甚至会说谎,来得到他们想要的一些东西。Maybe there are some truth in that。可能确实有一部分印度人是这样的,但是就像有一部分中国人,有一部分美国人,有一部分加拿大人也是这样的一样。

而我觉得去打破这些刻板印象,最有利的手段其实就是去认识不同的人。当你的real life experience,当你的第一手的最直观的感受告诉你,这些其实无法代表这个人的时候,所有的这些stereotype就只是变成了stereotype。我觉得特别有幸的是可以从事coaching这样的一个行业,让我在自己的工作中认识了无数无数的非常不同的人,不同的国家说着不同的第一语言,不同的肤色,不同的家庭背景,他们在不同的自己的life stage生活的阶段,而当你真的去和他们交流,去看到他们,听到他们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这些所谓的标签,所有的这些boxes,他们都有可能是错的。而当你和他建立连接的时候,你看到的就是人as who they are,然后你去可以appreciate them as who they are。你忘记了所有的标签,而真的去看到这个人最心底里最真挚的一些东西,并且发现其实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这种common humanity,这种最朴实的人性可以让我们连接在一起。

所以希望我们都可以更好的去接受自己,接受自己的的多面性,接受自己的复杂性,同时也更好的去看到别人,接受别人。

好啦,这期就到这里,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