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44

鱿鱼游戏,纳粹集中营,我会死在哪一轮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最近Netflix有一部剧非常的火,叫squid game游鱼游戏,我binge watch了一个礼拜把9集看完了。这个过程中可谓是很多的跌宕起伏,我看剧一方面非常的沉浸,非常的带入,当我沉浸在剧情里面的时候,我就是跟着剧情感觉惊心动魄,晚上开始做噩梦。但是当我把自己抽离出来去看,又觉得其实情节有一些老套,很多地方我都可以预料到。就是在这样的push and pull抽离又沉浸的过程中把这部剧看完。而看完了之后其实引发了我挺多的思考,我也稍微沉下心来去把很多东西想了想,所以把它们整理成两集不同主题的podcast也想分享给大家。

Spoiler alert在这两期podcast中我都会去讲剧里面的一些情节,所以如果你正在看或者想看这部剧的话,可以先把这两期podcast留下来之后再听。你如果已经看完了,或者你对这部剧一点兴趣都没有,你就可以继续收听。

和其他人可能有一些不一样的地方是我在看这部剧的同时,其实在看一本书,恰巧是我几周前刚刚开始看的,书的名字叫man's search for meaning是Dr. Viktor Frankl,一个奥地利的neurologist,神经病学家,以及心理学家写的一本书。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他是二战时候纳粹集中营的survivor一个幸存者,所以这本书其实讲的是他自己在纳粹集中营里面的一些亲身的经历,同时以一个心理学家,心理医生的角度来去分析这其中作为一个人他所经历的心理状态的变化。

我这本书大概看了一半儿的时候,我开始看squid game,然后让我整个的experience变得非常的scarily real,非常的可怕的真实。因为在鱿鱼游戏里面 那个crazy world,那个不真实的疯狂的世界,可以去为了金钱,为了娱乐去屠杀,去泯灭人性。那个世界其实就真实的存在在现实的生活中,就在二战中,曾经出现过。书里面和剧里面很多的情节,很多心理状态的描述竟然出奇的一致,所以也是为什么一开始当我开始看鱿鱼游戏的时候,心里面这种恐惧折磨以及让我有真的是晚上开始做梦的这种感觉。

第一个让我非常震撼的点关于squid game关于鱿鱼游戏其实是作为人类我们的这种 survival instinct,这种为了活下来的这种本能。在鱿鱼游戏第一集,其实大家刚刚进入到游戏场上,带着一种好奇,带着一种无知,虽然有些人在抱怨:为什么把我们弄昏迷了带过来,或者是我们的东西现在在哪儿,甚至有一些小小的暴动和骚乱,但是大家根本就不知道what's gonna happen。直到第一个游戏开始,直到大家发现所谓的淘汰elimination就是意味着死亡。当机枪开始在游戏场上扫射,当人们开始倒在血泊里面的时候,给所有的人带来的那种震撼,那种shocking,那种恐惧、气愤、无助、惊愕,所有的情绪在那一刻都到达了极致。

当时在游戏场上依然幸存下来的这些人,我觉得他们都没有时间去process去想这些情绪,或者去消化这些情绪,因为时间就在流失,在他们思考的每一分每一秒,就意味着他们存活的几率在降低。所以在上一秒钟还在经历着恐惧和诧异,下一秒钟他们就踩着这些刚刚倒下去,血还是热的人的身体,踏在他们的身上,拼命的奔跑,为了自己可以活下来。这种bloody contrast真的是血淋淋的这种对比,真实的让人觉得难以继续去看。

而同样在man’s search for meeting在那本书里面,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人们的心理状态上的变化。因为在集中营里,每个人其实每天都面临着死亡。他们没有吃的,有很少很少的吃的,每天每个人都经历着extreme starvation这种极度饥饿的折磨,要做非常非常重的体力活,每个人身体都非常的虚弱,卫生条件很差,吃不饱穿不暖,经受着疾病的折磨,以及被毒打,被辱骂。你每天都可以看到身边的人在不停的死去,同时对于死亡的恐惧,每一秒都充斥着你的脑海,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是不是就会来一辆车把你们所有的人都带走,把你们送到gas chamber,送到这种毒气室中,或者是这种焚尸的room里面,把你活活烧死。

而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人,出于人的survival instinct以及对自己的保护,人们变得apathetic,变得可以去tune out,和这些所有的情绪保持距离,对于所有的一切的痛苦视而不见。因为在那一刻在那样的情况下,任何和你直接生死无关的事情都变得irrelevant。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你能想到的就是去survive,就是去生存,就是去活下来。

我觉得在看剧的时候,这种对比以及这样的一种心理上的变化,让我感觉非常heart broken。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如果只是为了生存的话,我们又和其他的这些动物又有什么区别呢?因为从游戏的设计者来说,他们确实就没有把这些人当人看,他们把他们缩小到了最basic的survival level,他们只是变成了一些数字,他们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任何的meaning和purpose。他们只是为了娱乐,为了entertainment。而作为这些在玩游戏的人,他们也把自己diminish到那样的一个level,因为他们没有选择,他们为了survive,为了金钱就只能去继续的玩。

所以在看剧的时候,我觉得这种没有选择和选择之间的这种对比和纠结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因为在那样一个极端的情况下,所有参与游戏的人似乎没有任何的选择权,他们很powerless,很helpless,他们很无助,他们很无力。

但是其实随着剧情的发展,又让我觉得哪怕在那样极端的情况下,他们依然可以选择。他们可以选择和谁成为队友,他们可以选择去攻击别人,残杀别人,或者只是保护自己,他们可以去选择团结,选择分裂,他们可以选择去be real,像生活在正常生活中的人一样去对话,他们可以选择去be smart,或者是去欺骗,去be kind,be tough。

在这个过程中,其实每个人consciously or subconsciously都在做着决定。有些决定似乎非常的random,有一些决定是经过了思考而做出来的,但所有的这些决定其实都决定着生死。就像在书里,在纳粹集中营里,同样的他们似乎没有选择权,他们不得不去忍受着饥饿,swallow the pain and sorrow in order to live只是为了去活下去。而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们能选择的其实非常的少,但人们依然选择如何去吃他们的食物:一下把所有的东西都吃掉,或者是一点一点的吃,他们可以去选择去sign up for哪一个shift,可以去选择是否去照顾老弱病残的人,是否去装作自己看起来stronger than they actually are。而这些random或者不random的选择,就决定了他们会不会被杀死,会不会被推到一个队伍里,放到一个车里,被拉到gas chamber去毒死,而最终其实他们也可以决定去give up hope,去选择放弃可以活下来的希望。

剧里面把选择这件事情推到了极致,我觉得是在 game 4。Game 4的setup是说你选择一个你的partner一起来玩这个游戏,所有的人都以为要选择一个自己的队友,于是大家理所应当地选择了自己最信任,觉得最有可能帮助自己赢,最trustworthy的一个朋友。有一对夫妻他们成了队友,或者是之前你觉得有connection的一些伙伴。然而游戏规则一公布,大家才发现我们不是队友,而是对手。你刚才选择的那个人将和你一起玩这个游戏,而最终你们两个人中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于是所有的东西在这一幕中开始展开,人们开始去cheat,去lie ,去 manipulate,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和手法,为了让自己可以活下来。因为在那一刻游戏本身已经变得一点都不重要了,这个游戏基本上是一个没有规则的游戏,我们可以创造我们怎么去玩这个游戏,我们如何去决定胜负,谁会去死?

我禁不住的把自己放到那样的一个位置上去想,如果是我会怎么办?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会try everything I can to win?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会继续去玩这个游戏?而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会去选择放弃?我甚至不敢让自己去想,因为似乎那变成了一个我去test我和生命中的这些人关系的一个节点,我会禁不住的把自己周围的人放到那样的一个位置上,如果我和他玩这个游戏,如果我们两个在那个情况下是partner,我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而在我思考之后我发现有这样的一群人,I love and care about them enough,我会去选择不玩这个游戏,我会去选择直接交出我手里的弹珠,给他们,去give up我自己的生命,让他们可以活下去。我觉得并不是因为我有多么的善良,而是因为我觉得I couldn't choose otherwise,我无法去做另外的一个选择。我觉得在那样的一个极端的情况下,迫使我去扪心自问什么对于我来说是更重要的东西。

在看的时候,书里面的一句话突然间在我脑子里面出现,Dr. Viktor Frankl在书里面说 ”Forces beyond your control can take away everything you possess,except for one thing,your freedom to choose how you will respond to the situation.” 他说也许不可控的外力可以让你一无所有,可以把你所有曾经拥有的东西都夺走,除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你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去选择你如何去应对现在的情况。

我觉得在鱿鱼游戏的game 4里面,我会行使自己最自由的选择的权利,会选择做出最忠于自己价值的选择,在我爱的人在我觉得值得的人的面前,我会选择去放弃自己的生命,为了让他们可以活下来。As much as I love about my life,无论我对自己的生命是多么的珍视,多么的珍惜,我都会去honor自己的价值或者是说自己活着的意义。

在经历了这样一个非常其实痛苦的去想,如果是谁我会去玩,如果是谁我不会去玩。这样的一个过程之后,我反而觉得是非常的liberating,非常的自由的一种感觉。让我更看清了自己,以及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没有好坏对错,不用觉得自己过于善良或者是不够坚强,而只是觉得其实哪怕在生活中,和平的年代,在没有这些残忍的不现实的极端的情况下,我们每一天都可以做一些决定,更遵从自己的内心,更符合自己的价值观,更align with who we are。这是我们的自由,这也是一种自由的感觉。

好了,这期就差不多说到这里。下一期关于鱿鱼游戏,我会讲讲关于the game of life,我们生活这个的游戏,大家敬请期待。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