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32

我不想说再见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

最近和几个朋友去了一趟road trip,因为周一是个假期,大家公司都放假,正好是一个long weekend。对于我来说有一些特殊,因为我的客户all over the world,周一很多时候会被book的很满,于是我和客户商量,把他们的session挪到了周二到周五的时间。我和几个朋友就周六出发,周一回来,去了一个三天的旅程。

三天真的是玩得非常的开心。我们去爬山,去划船,各种physical activity。山又非常的险峻,到后半程一直是这种手脚并用要非常小心的看路,才一点点的可以爬上去,用慢慢的可以搓下来的这种感觉。好久都没有和大自然如此的亲近,让我觉得身心愉快,但同时又是非常的疲惫的一个旅程。

因为开车过去就要四五个小时,每天我们有七八个小时都在外面爬山划船,中间又是下雨,又是大太阳,非常的折腾,也很劳累。从宾馆到爬山的地方开车往返每天要两三个小时,每天回到宾馆都大概9点多钟的时候却没有吃晚饭。我们再order food,然后吃完了之后再去洗漱,躺在床上,时间就已经不早了。

我一直出于一种over stimulating,就是过度亢奋的状态,和我住在一起的小伙伴一直聊天聊到凌晨的两三点钟,才慢慢的进入这种睡眠的状态。而平时我工作的时间,其实每天早上我会6点多就起床去锻炼,自然而然的生物钟会在6点多就把我叫醒,哪怕我两三点才刚刚睡着,强迫自己在床上一直躺到8点多,然后全面的醒来。好像没事人一样的,又开始了新一天的爬山划船出去玩。

三天玩得非常开心,回来之后礼拜二从一种玩儿的状态到一种工作的状态,是一个非常难受的过程。第一个是一打开邮箱,发现收到了很多邮件,有新的客户需要on boarding,需要去回很多消息,因为其他国家的人周一都不放假嘛。同时身体上精神上的疲惫,忽然一下hit me。周二就是在这种精神高度紧张和集中的状态中度过,然而也没有很好的调整过来,虽然试图早些睡觉,但依然比平时还是要晚。周三起来也没有觉得精神很好。好像通过了两天周二周三才慢慢从一个三天的short trip中 recover过来,恢复过来。

我自己其实not so happy about it,虽然玩得很开心,但是对自己的这种状态上的大起大落,因为出去玩了一下,搞得自己之后两天都很疲惫的这种状态,并没有觉得很开心,或者是很舒服。因为似乎之前都live by a mantra,自己有这样的一种理念,就是要work hard,play hard,工作的时候就使劲工作,玩儿的时候就使劲玩儿,但是这种要把自己用尽耗竭的这种状态似乎不能很好地serve me。不能很好地帮助我在现在的这样一种life stage,这样的一种工作的情景中。

我觉得我希望有更多的integration,更多的这种融入感,可以把开心更好地融入到生活中,生活的每一天,不管是在旅游还是在工作的时候,都能有更无缝的切换的这种状态。于是我花了时间去稍微想一想,到底what happened,到底什么造成了这些,背后有什么原因,我希望自己去做些什么样的调整。

当我静下心来去想what happened的时候,非常有意思的几个点come up。因为其实不管白天多么的劳累,回来的多么的晚,当洗漱完毕躺在床上也就是11:00,我完全可以去睡觉。因为第二天早上又要起来,我们又要出去,而朋友也不是好长时间没有见面,需要去catch up,需要在这个旅程中have deep conversation的朋友。朋友是老朋友,经常可以见到,家里住的也很近,我没必要偏要赶在这个节点一定要去做什么。

然而我发现我是特别容易caught up in the moment的一个人。就是当我在have fun的时候,我在这个兴奋的亢奋的头上的时候,我都没有意识要去喊停,或者是说停这件事情就不在我的意识范围中。Why not keep going?为什么要去扫兴呢?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在外面玩了一天非常非常的劳累,他妈说你该睡觉了,到睡觉的时间了,他觉得:啊,我好想继续玩啊,就是这种闹觉变得很grumpy,变得很不开心,但其实不管是physically还是mentally还是emotionally,这个孩子可能需要的休息,就是睡觉,但自己处于这种过度亢奋的状态中,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我觉得当我被caught up in the moment,当我在这种玩得非常high的兴奋的节点的时候,自己就处于那样的一种状态。

而在我回忆这些的时候,我忽然间猛然发现这个并不是一个单一事件,并不是一个isolated instance,这种状态似乎贯穿了我的一生,到现在为止。而这个发现让我觉得有点惊讶,shocking,啊,天呐,我竟然是一直是这个样子的。

从小我妈就说我屁股沉,就是那种去朋友家,这人就找不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我特别喜欢把任何和朋友的聊天也好,或者是出去做一些事情也好,都放在一个每天稍晚的时候,如果不是稍晚的时候,就是我之后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希望leave it open ended。就是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回来,同时我也觉得无所谓,我可以这样做,但似乎我就给自己设了这样的一个trap,可以不停的在持续,让这个东西一直的keep going。

同时我发现很多时候,尤其是一个大的group,大家一起去吃饭也好,去聚会也好,我往往是最后一个或者是最后那一波才走的人。而不光是在和聚会的这样的场景中,我记得哪怕在我当时上coach training上教练培训的时候,我们每一次training结束之后,大家会稍微呆一下,然后稍微再聊多聊两句,我现在回想起来,哪怕那个时候我也都是最后一个走的人。

意识到这些让我觉得有一些不可思议的同时,也觉得这个其实是可以改变的一个东西。只是在我没有去思考之前,它并不是一种可能性。我稍微去想了想dig deeper这个背后的一些原因。

第一个我发现好像我的一个观念是说having fun shouldn't have a deadline,shouldn't have a stop。在我开心的时候我就不应该有这么一个给自己设限,不该给自己叫停。似乎如果有停下或者自己让他叫停,开心就不再开心了,it's not fun anymore。但事实上却不是这样的。任何的事情都有他的natural stop,他都会停下。就像这件事情会开始一样。不管是我们叫停,还是他自然而然地停下了,他总会停下,哪怕我再去试图延长它,最终它还是会结束。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觉得我们总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去prolong一些事情,让事情延展到比他之前应有的长度更长。无论是痛苦还是开心,对于痛苦来说,我们有的时候去不停的回味或者是不停的自责,哪怕这件事情已经过去,我们让自己陷在痛苦之中。而在我身上,在这件事上,我try to prolong joy,prolong fun,想要把这种快乐和开心的时间拉得更长,而往往却适得其反。

就好像呼吸一样,有吸气就会有呼气,这就是它的一个自然的节奏和韵律。而我们如果试图去屏住呼吸,时间长了我们就要憋死自己。而当我们try to holding on to fun,就像holding on breath一样,如果我们抓得太紧,他就没有那么开心了。我们可能会run out of topic to say,我们可能觉得在force each other into conversation,觉得一种被迫的强加感,不是自然而然的行云流水。

我觉得另外一点,自己的这个倾向性的背后,似乎反映出来的是我觉得如果我和朋友的这种连接有着一个ending,有着一个结束的点,它会影响我们的connection的quality,会影响我们对话的质量,但我很快也把这一点给推翻了。

因为我在想在做coaching session,在和客户对话的时候,每一个对话都是有非常明确的节点的,我们都会在某一个时刻结束,我们彼此都知道我们会在这个时刻结束,而很多时候时间是很短的,从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不等,然后我之后又会稍事休息有下一个客户。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我们在那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之中对话的质量,并没有影响我可以给客户带来的价值,似乎反而因为我们知道这个对话马上就要结束,它有一个固定的时长,我们反而更加的专注be present with each other。

如果和客户是这样的,和朋友为什么不能呢?当然是不同的场景,不同的对话,不同的状态,但是我们的交流,我们之间的connection的质量并没有因为有这样一个时间的结束点而被影响到。

最后一点我想到的是我一想到我之前就自己去给它加一个节点,会让我觉得是一种束缚,一种constrain,会觉得非常的约束uptight,而不是随心所欲的have fun。但是我觉得讽刺的是我的理念本身就是一个约束,它让我只会把和朋友的connection安排在一天的结尾,它让我在看到朋友 in the middle of the day来电话,我马上又有其他事情的时候,不愿意去take this call。因为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它其实反而阻碍了我去把更多的connection,更多和朋友的连接,更多开心的时刻融入到我的生活中。

自己把自己的这些背后的东西剖析完了,就想去做一些改变。

第一个想做的改变其实是去embrace the natural ending of things。我发现不光是对于聚会的结束,对话的结束,我对于任何事情的结束,似乎都不是那么容易去接受,都带着一点点抗拒,但是就像刚才说的,任何时候任何事情任何人都有它的开始和结束,而我可以更自然地去拥抱他们,更自然地去接受他们。

之前一个朋友说过一句话,六个词让我记忆犹新,也时常挂在嘴边去提醒自己。他说a reason, a season, a lifetime。有的时候有一些事情的发生for a reason,有他们的理由,可能你去星巴克点一杯咖啡,barista给你在杯子上画了一个笑脸,或者是很好的招待了你,招呼了你,让你一天的心情都因此而有所改变,你没有必要去让和他的connection变得多么的长。They're here for a reason。他们在那一刻给你带来的这些就足够了。

而有一些人在你的生活中,在你的生命中存在for a season,是有一定的时间长度的,它就像四季一样,它们是一个片段,也许是上学的朋友,也许是工作的同事,也许你们一起做某一个project,但是随着这一个片段这一个season的结束,你们的relationship可能也就没有持续,and that's ok as well。

而if we're lucky enough,如果我们很幸运的话,有一些人会是lifetime,不管是朋友还是partner,而每一个人都有他的reason,season或者是lifetime。我们没必要去强迫,没必要去holding on to每一个节点,希望他们变得更长。

另外我觉得我希望可以bring more intention into fun。我觉得很多时候在我进入到一个对话,或者是和朋友一起hang out的时候,我都没有去想我什么时候想离开,或者我都没有去check in with myself,我现在还开心吗?或者是我现在已经很疲惫,我是否需要去离开 for the sake of my own health,为了我自己的健康,为了之后想做的一些事情,而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就让我没有选择,因为by default我的选择就是一直待到最后。而如果我可以更有intention的,哪怕去在当时想一下,它都变成了一个choice point,让我去为自己做一个决定,哪怕我的决定是我要留到最后。

另外一点就是可以更open的和朋友们说,我们对话的 ending或者是我们局的ending。没有那么正式的像和客户一样有着一个所谓的written contract,但当朋友偶尔的忽然打来一个电话,我只有10分钟,并接起来告诉他们我只有10分钟,我们反而可以更好地have conversation,知道彼此的时间,直到10分钟后我就需要离开。这种高度浓缩的精华,变成这些生活中一些小小的spark,而不是去因为我只有10分钟而去turn them down。

这些是经过我的思考之后自己的一些心得、反思,自己想改变的一些地方,希望这些fun and play并不是只能留给大块的时间,而可以更好地融入到生活中的每一天。也希望自己可以更自然地去拥抱每一件事情的开始和终结。不知道大家有什么想法,欢迎给我留言,我们下期见。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