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21

有色眼镜下的红橙黄绿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最近几年diversity and inclusion这个概念在北美非常的火爆,不光是在社会上,在公司中要去创造这样一种平等、公平、有包容性、有归属感的公司文化,其实已经成为了公司里需要解决问题的重中之重。去年也把这个话题推上了一个高潮。由于George Floyd的这个事件。不知道小伙伴可以去查一下,也是在去年5月份的时候,由于明尼苏达警方的暴力执法,导致一名黑人致死,这个事件之后,其实又掀起了一波这样的反种族歧视的热潮。

我自己对diversity and inclusion,这种多元平等的公司环境,社会环境是非常感兴趣的。自己绝对不是这方面的一个专家,但是做了一些学习,有了一些思考,同时也觉得可能学得越多,越觉得在这方面知识的欠缺,以及自己有更长的路需要去走。

而今天其实想和大家探讨的并不仅仅是种族歧视这个单一的方面,而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这种非常潜意识的 unconscious的,这种bias,自己并没有意识到的这种偏见,这种歧视。可能是由于种族,可能是由于性别、性取向、穿戴,甚至是别人的身材等等,这些都让我们会潜移默化地对别人有一些判断。而这种判断小则可能会影响我们对他人的关系的发展,而放大了说有的时候甚至至关生死。

我觉得这期话题可能不光是对生活在海外的小伙伴能引起一些共鸣,因为似乎我们生活在海外的人周围都是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种族文化的人,我觉得哪怕是在国内这种潜意识里面的歧视或者是偏见,其实也随处可见。不管你是一个新人,加入到一个公司,觉得自己似乎无法融入到他们的文化中,自己需要强迫自己去变成另外一个人,觉得自己不能被看见。或者是vice versa,或者是你在一个某一种环境,某一种体制中,觉得看不上其他的人,觉得别人就是怪怪的。有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自己都说不上来,可能这些由于我们没有意识到的,一些偏见在作祟。所以今天想和大家去聊聊这个话题。

我想说的第一点,其实这种潜意识里面的或者是不自知的偏见,每个人都有。哪怕我觉得我是一个非常开明,善解人意,同情心强,同理心强的人,我也依然会对别人有这样的一种判断。它并不是bad or wrong,不好,或者是说我们这样做就是错误的。It only makes us human,它是我们人类在进化的过程中产生的这样的一种结果。让我们可以去快速的做一个判断,让我们可以去保护自己。但是如果我们不watch out,我们不注意自己的这些评判和歧视,很多时候它会对我们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

我自己听了一些podcast,读了一些这方面的文章,想跟大家分享几个有意思的例子。第一个是一个女生,她在一个podcast里面说,想象一下,你走在大街上,看到了一个黑人女生。带着这种穆斯林的头饰,这种头巾,当你看到她时,你会做出什么样的一种假设和判断?她说这就是我,很多人觉得我肯定是一个移民,或者是说我英语肯定说的不好。而如果走在大街上的那一天恰巧我心情比较好,我穿的衣服比较colorful,颜色比较多,很多人会觉得我是一个musician,一个音乐家,因为这种刻板的印象,在大家的印象中穿的花里胡哨的黑人,一般就是这种做音乐的。但是谁也不会想到我是一个澳大利亚人,同时我是一个工程师。

也许这个例子我们会微微一笑,就觉得还挺有趣的。我们对一个人的判断会由于她的肤色,她的穿戴,这种刻板的印象,会给她去下一个定义,但是她其实和我们想象中的相去甚远。

而第二个例子其实可能会有一些沉重,会让我们更觉得这确实是个事儿,是个值得我们去思考的问题。这是一个白人男生,他走在纽约的时代广场,忽然看到了路过了几个公共电话亭,看到了一个黑人小男孩在公共电话亭里面哭,他想都没想就继续往前走,因为公共电话亭一般其实是用于drug dealing这种毒品贩卖。所以他看到一个黑人的小孩在里面哭,第一个想法可能就是跟贩卖毒品有关的。他走了二三十米,忽然间恨不得自己拍一下自己的头,问自己的那种:“wait,等一下。我真的刚才看到了一个小孩在街上哭,没有管吗?”然后他又翻回头去问小孩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it turned out to be这个小孩和他的父母在街上走散了,他想给他父母打电话,但是身上的零钱却不够,觉得特别无助,然后就在电话亭里面哭起来了。

他说如果这个小孩不是黑人,或者不是那些电话亭,我可能就会有不一样的反应。而我的这种由于他的肤色,由于事件发生的地点,我对他的第一个判断,让我没能在第一时间去帮助一个小孩。

当然我不是说你要去帮助街上每一个陌生人,或者是对一些危险的因素视而不见,但是很多我们潜意识里面的第一判断,往往是由于刻板印象,往往是由于这些根深蒂固的,我们自己都不自知的歧视和偏见。

我其实自己最近有这样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经历,也让我有了不少反思。我之前的一些一对一客户往往是由于朋友的介绍,来参加我的活动,来听我的课,看了我写的文章,或者听了我的播客,各种不同的渠道来找到我,所以总会有一些的basic understanding,我们知道彼此的大致的情况。而最近和coaching平台的合作,他们帮我通过这种algorithm,通过算法来去匹配一些客户,所以在和这个客户约谈之前,我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他们有一些基本的信息,but that's it,仅此而已。

我发现两点让我对这个人在还没有和他约谈之前,就会有一个大致的判断。而这两点其实是非常ridiculous,甚至都不make sense的两点,一个是他有没有照片,另外一个是我给他发了消息,他有没有回复。因为一般当matching了之后,和客户进行了匹配之后,我一般会发一个非常简短的自我介绍,告诉他们,感谢他们选我做他们的coach,以及告诉他们我很期待和他们的约谈,并且简短的说一下第一次约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有些人回复,有些人不回复。同时在coaching平台上,有些人会建立自己的这样一种profile,建立自己的一个档案,会把照片传上去,有的人不传。

我发现传了照片,或者是回复我,或者是两个都做的这些人,我会潜意识里面觉得他们就很友好。然后我在第一次跟他们约谈的时候就会觉得很放松,会觉得我们似乎已经有连接了。而另外一些人没有传照片或者没有回复我,我会不自觉的心里就会有一些担心。我觉得他们是不是并不想做coaching,只是公司要求他们才来,或者这个人是不是很难对付。而我意识到了之后我觉得很可笑,因为我根本就不了解这些人。而事实上和这些人做了教练对话之后,真的是啪啪打脸,因为不管是有没有传照片,有没有回复我的人,当我们真正的去建立连接之后,他们都是友善的,他们都是想从中获得价值的。我还没有遇到一个所谓的难对付的,或者是不committed,不想去做coaching的客户。

而其实特别有趣的是在我入住coaching平台之前,我也经历了一系列的考核,其中一个环节,我其实是作为客户去选我的考官,然后我选的 coach,也就是考官会给我发一个信息,告诉我一些详细的规定。在那个阶段我也没有传照片,而我的考官给我发完了消息之后,我其实也没有回复。所以其实我就是被自己认为冷漠的,很难对付的,甚至没有committed这样的客户。

我觉得一方面让我会去思考自己下意识,潜意识做出的一些行为,会给别人带来什么样的印象,什么样的impression。另外一方面也让我更好的去catch自己,这些没有任何理由的,莫须有的一些判断。

如果其实我们每天每时每分甚至每秒,都由于一些信息去快速的判断别人,并且这些判断给我们造成一定影响的话,我们如何才能去更好的防止这些潜意识里面的判断,影响我们的行为呢?

我觉得第一个其实是意识到他,放下他们。Be aware of it and drop it。我有时候会自己做一个小练习,就是走在街上,给自己5分钟的时间,让自己去评判街上每一个走过的人。当然是心里评判,我不会走上去对他们说,我对他们的评判。当我把评判的声音的音量开大的时候,让你的这种评判的comment,这种评价go wild的时候,你会听到其实他们是多么的无礼,多么的可笑,多么的不合逻辑。你会根据他们的性别、他们的穿戴,他们的肤色、他们的打扮,他们走路的姿势,甚至他们和谁在一起,跟谁讲话,所有的一切在瞬间有一个评判。然后你会发现,你什么都不知道。关于这些人你一无所知。在那一刻我觉得我完全可以去放下所有的这些评价,去承认自己的无知。而在生活中我也可以更好的去把练习中的这些体会运用到平日的生活里。

第二点我觉得可以做的是,其实是更多的去了解别人。很多时候我们的歧视,我们的偏见来自于我们的不了解。我的朋友之前做过一件事情让我还蛮佩服他的,在美国大家都非常的有自己的政治观点,而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其实对另外一派的观点很多时候是嗤之以鼻的,尤其是当时在Trump还在任的时候,这种政治上的分歧非常的大。他当时做了一件事情,是去让自己去倾听对方的观点,去听一些自己不会去听的电台,去看一些自己不会去看的网站上面的观点,他说这是一个非常难受的过程,因为自己的 judgment,自己的评判就是:这些人怎么能这么傻,太无理取闹了,太不可思议了。但是当自己愿意去放下所有的评判之心,去真正的倾听的时候,他也就是了解的开始,他说我做的方法去sit with it,去struggle with it,去看这些去听这些,然后让自己去和这些观点去挣扎。

他说每个人都有confirmation bias,我们都想听和自己一致的观点,如果不一致,我们总想去说服对方,或者是我们需要花时间和精力去协调,看他如何和我们现在已经构架好的系统融合起来。而这些其实很多时候是我们不愿意去做的事情,但如果我们不做这些,我们就会有歧视,就会有偏见。他说当我去struggle with it当我去和不同的观念去挣扎的时候,我发现我不同意他们,但是我更愿意去倾听他们,我更愿意去理解他们。

另外我觉得最后一点其实是用自己的一些experience,用自己的这些经历,让自己对别人更可以有同情心和同理心。因为其实每一个人都曾经站在这种minority的地位,这种少数派的地位。无论是小时候被一些小朋友们去排挤,自己觉得自己不合群,或者是长大去了不同的国家,在不同的文化环境中,发现自己并不是所谓的主流,再或者是去了新的公司,新的环境中,觉得自己很难融入,其实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有过这种被别人的判断,被别人的歧视或者是偏见,让自己处在这样的一种少数派,甚至无力的位置上。

同时另外一方面也有很多时候,我们有着权利,我们是多数,我们可以去无情的判断,甚至是去歧视别人。在这种时候,我想去邀请大家用自己曾经的,这样的lived experience,自己曾经的经历,去给到少数的人那一份他们其实应得的同情和同感。也让我们更好的可以去理解,可以去包容。

不知道这期节目有没有让你发现,在生活中那些你都没有察觉的,对于别人的评判,他是如何影响着你,以及你想通过什么样的方法让自己可以更好地意识到他们的。欢迎给我留言。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