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by Oleksandr Koval

15 Minutes with Hang

Ep2. 我为什么哭?我们和情绪的关系,以及我们该如何面对自己的情绪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在节目开始之前我想先加一个disclaimer,我的节目会以中文和英文夹杂的方式进行,原因是我2008年出国至今,已在北美居住了12年。中英夹杂的表达方式是我平时日常生活中的状态,我也希望以最真实的状态出现在节目中。如果你不喜欢这样的style,that is totally fine。但是如果你觉得这不影响你的收听,或者这是你的菜,那就继续收听我的节目吧。


Hello大家好,今天我想跟大家聊一个有趣的话题,是关于我们的emotion,情绪, particularly about 哭。

 

这件事情trigger的原因,引起我思考的原因是在前不久我有一个group coaching program,在整个 program当中,会进行很多的coaching。其中和一位学员进行一对一coaching的时候,她就开始流泪,开始哭,非常自然的一种感情流露。That is totally normal在coaching的过程中会trigger一些内心里面柔软的地方。但是在我们整个program快要结束的时候,她忽然给大家提出来了一个request。她说 “I'm being too emotional,too sensitive. 太敏感了。I want to change it. Give me some tips.”

 

我就是“Wow!”因为 that's exactly how I felt a few years ago。我曾经跟我的coach说一模一样的话,我觉得我自己太敏感了。I wanna almost get rid of我自己的这些情绪。


那件事情发生之后,让我又进一步的去反思自己和emotion,尤其是自己和哭这个情绪的relationship,尤其是它的变化throughout the year。以及在这些变化之中,我自己的一些成长,我自己的一些反思,也希望可以分享给大家。Maybe there's something resonates,maybe there're some golden nuggets for you.


我其实和哭非常有着一个complicated relationship。我原来在小的时候是非常的爱哭,可能都不算小时候,可能一直到我工作之前,如果去问我的朋友,Hang是不是一个爱哭的人。I'm pretty sure大家都会说是的。That's how I was for the longest time.

 

然后我去想说为什么我这么爱哭啊,好神奇啊。我发现其实that's the way for me to get what I want。就听上去有点crazy。很多时候在尤其是小时候,在我表达我想要什么的时候,我往往得不到,但是一旦我哭,我不一定guarantee我可以得到,但是 at least I have a shot for getting things。所以很subconsciously,我自己没有意识到我在做这件事情,但是哭 in a way变成了我去seek attention,变成了我去求关注的一种武器。他表面上看上去好像我是弱势,弱者,但其实在我哭的那一刻,I'm the most powerful one。我立刻有了这样的power,这种强大的能力可以让我得到我想要得到的东西。That is just so crazy, almost like paradox.

 

有人可能听上去说:“哇!好装啊!”就觉得你在装可怜,然后好像是很假的这种。但其实完全恰恰相反,就是每一次我哭的时候,其实是一种非常真诚的感情流露,I can feel it in my body,然后我很自然的就哭出来了。


所以这个东西很insidious,就是他一方面其实是很subconsciously变成了我的一种去defense myself,去保护自己,去得到我想要的东西的这样一种mechanism without me even knowing what's really going on.


另外一方面它其实是我的一种释放情绪的途径。所以很多时候在哭的背后或者是哭的底下,有很多其他的情绪,但它在反映出来,或者是在旁人看到,它只是哭。我会生气的时候哭,我会伤心的时候哭,我会害怕的时候哭,或者是累的时候苦,所有的东西看上去都在哭,但是其实底下有很多很不一样的东西。所以非常有意思,哭变成了我去释放自己的情绪,去release这样的一些emotion的途径without even thinking about it。就是我在 feel off或者觉得不舒服,觉得怎么样的时候,It's so easy for me,然后我就哭了。Have a good cry, then move on from it. 而且我觉得算是我的advantage,being a girl作为一个女生,没有人会去judge你是不是哭,it’s all right to cry。

 

这样的一种状态其实持续了很久,nobody cares,you do your thing until开始工作了。在开始工作的时候,没有人直接去跟我说,所谓的什么是appropriate,什么是不appropriate,但是这个东西太神奇了, you know it immediately。在这种工作的环境中,我立刻就知道了所谓什么是appropriate,什么是合适的情绪,什么是不合适的情绪。你看到了,你observe到了,所谓的show emotion的人会被别人怎么样的评价。


而在职场中当时的情况其实是如果你哭,别人会treat you或者说think about you as lack of ability,没有能力,你不是一个好的leader,或者是 not professional。It's still somewhat true in corporate culture,就很多人还依然会去这么想。但是立刻 那个dynamic shift,从一个 do whatever,我就是用哭来释放我的情绪,我就是用哭来 seek attention。忽然到了一个感情其实是not allowed环境。I don't know what to do with it。非常的神奇,就很不知所措。

 

但是我觉得人都是有一个 secret way to figure things out。当一种情绪在一种环境下不被允许,甚至会被惩罚的时候,we almost work out a way to avoid,去 not be with the emotion,去 distracted,却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其他的地方,同时去restraint,去hold back,去把自己的情绪,让自己和自己的情绪离得很远。


其实那是我非常自然和正常的一种工作状态。我工作中的朋友完全没有人会觉得我爱哭,因为they never see。因为他们从来都不知道我的开心,我的很有效率,我的 good leadership skill,所有这些底下其实有一些情绪是不被允许show up在工作的场合中的。


我曾经有一个有一点shocking的experience是当时我和有一个manager在在进行conversation的时候,我非常的信任她almost blindly,然后去share了一些自己当时很struggle,很bother我的一些事情。然后get to a point,我有一点点emotional。都没有哭,只是在 the verge of being emotional。她也是一个女生,她当时立刻就说 “Oh, we can’t cry at work. You can cry to yourself. 但是擦干你的眼泪再来have this conversation. You will be treated as a weak person.”


我当时第一次有人在工作的场合这么直接,怎么explicitly去讲所谓的hidden rules,这个就是一个forbidden的东西。她当时这个话其实就是reinforce了我对工作什么情绪是允许或者不允许的一个 belief,进一步加深,就是这样子的。这些都是不允许的。


Until事情的另外一个转折点是我开始去上我的coach training program,一个非常intense的program。一方面是说我们被培训去成为coach, at the same time we get coaching in the year. 然后这一年中是a lot of  sharing, 很deep很vulnerable。那一年我现在回想都会almost give me chill, 让我会觉得起鸡皮疙瘩。那一年应该是我人生中哭的最多的一年。每一次上课我被coach的时候我哭,别人share了他们的一些经历,他们一些心痛,我也会哭,我会各种共情。然后我还曾经在coach别人的时候哭。It almost就是uncontrollable, 我的情绪就完全在被释放。也是那个时候让我觉得有这样一种感受,我太emotional了,我太sensitive了, I want to control it,I want to change it. Exactly那个学员跟我说的话。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What you resist persist. 你非常想去改变的这个东西,就抓你抓的越紧。我越不想让自己哭,好像这个情绪就越需要去释放。

 

直到有一天好像somewhat,我就想明白了。我开始真的去embrace自己,embrace自己的情绪,去真的get in touch with自己的情绪。去允许自己在那个我不愿意呆的地方去 stay,去 allow myself as a human being。去真的拥抱所有的情绪,所有的感受。而那个时候其实是释放出了无限的能量。不光是对我自己的一种接受,同时是让我真的看到了 what is humanity,什么是在这些情绪背后的东西。让我可以deeply in touch和connect with my clients, with people in my life, with my friends。让我觉得那是一个非常独特的能力,非常宝贵的东西。At the same time, 我可以锻炼自己的能力,去hold more emotion。不是为了pretend,不是为了有任何的一种形象,而是去更好的be with it, 去process it。

 

就曾经有一天coming from nowhere。我自己情绪有一点点off, 有一点不好。然后当时第一个出现在我脑海中的 words是“我想哭”。Then I get curious“好奇怪,为什么我要想哭呢?”就是nothing really happened。它才让我意识到就是说原来for the longest time,哭是唯一一个,也是我非常本能的default way,去process我的情绪。It served me well for so long。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觉得I'm free,我是如此的自由。因为哭是我default的方式,并不是我唯一的方式。它让我去 can get in touch with my body, get in touch with my emotion,它让我更好的去分辨自己的情绪和情绪背后的东西,也同时可以去选择 different way去release自己的情绪。


其实在我们这个社会关于情绪有着很多的误解,有着很多的不该说,stigma, around it。比如男生不能哭,小男孩从小就告诉他们,你们要坚强,你们不能流泪,男子汉。我们有很多social context around emotion。我们会去judge自己的emotion,到底所谓什么是positive,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什么是合适的,什么是不合适的。我们缺乏语言去形容他们,让我们其实都无法很好的去表达。

 

这个不光是所谓的负面的情绪,包括正面的情绪开心、快乐、愉悦。很多时候我们都不让自己去感受,因为我们害怕乐极生悲,我们不想over joy。

 

所以我们该怎么办?我想给每个人一个invitation,我想让每一个人都去practice。Practice to get in touch with your feeling,去 experience it。它是最正常的,你的一部分,你的感受的一部分,所谓的good,bad,ugly,去感受他们。去learn from it,去be curious about情绪背后的你的belief,它给你send the message。去pay your emotional debt:很多时候我们不去处理自己的情绪,我们不愿意走过走到那里去。It is too painful. 因为别人在judge我们。但是当我们去一个ignore它的时候,不表示它就消失了,它依然存在。而当我们 debt累积一定程度,他就会爆发。Last but not least,去体会,去savor the goodness in life,去真的享受你的开心。很多时候我觉得开心比难过更vulnerable,更脆弱。因为你开心的时候,你是完全敞开的。而是在back of our mind,我们会害怕失去那种感觉。而这种害怕让我们无法去享受现在的这一刻。But that's part of human emotion as well。 That is part of our experience as well, so savor it.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