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Minutes with Hang

Ep12. 别被自己的大脑给骗了

Hello大家好,我是赵航,欢迎来到我的podcast “15 minutes with Hang”。作为一名专业的人生教练,我专注于个人成长,内在探索。如果你对自己和他人充满好奇,想更深刻地了解自己,并且通过行动创造属于自己的自由生活,那么我们一起踏上这个神奇的旅途吧。

  

Hello大家好,欢迎来到这期的podcast。你觉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理性的,善于思考的,不会感情用事来做出决定的?还是感性的,相信自己直觉的?你又希望自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在和客户的对话中,和朋友和家人的聊天中,以及自己的亲身体会让我觉得在这个社会里,很多时候我们去强调理性,强调理智,觉得思考大于一切,觉得我们需要用逻辑思维来做出判断,来做决定,觉得这样就是好的。而如果我们一旦冲动,感情用事,那样就是错的。甚至很多时候我们不敢去相信自己的直觉,去排斥自己的情绪,觉得那些都是不靠谱的。

 

但是不知道你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其实我们的逻辑思维,我们的大脑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样聪明,甚至有的时候他很蠢,会忽略一些重要的信息,或者让我们去相信一些错误的信息,从而阻碍我们的判断,或者让我们去做出错误的决定。

 

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小事,最近也是在和朋友的聊天,以及自己的亲身体会中更多的去发现大脑的愚蠢。所以今天也想跟大家来聊一聊,当我们过度去依赖自己的理性,自己的逻辑思维,自己的大脑时,会发生什么?我们的大脑到底有多么的愚蠢,以及如何运用多维度的智慧去做出更有力的判断,去活得更像一个人。

 

想必很多人都做过这样的一个小测试,在一张白纸上有两条长度一样的线,但是在线的两端有两个箭头,第一条线,两个箭头都朝外。第二条线,两个箭头都朝内。然后这道题目就是去测试,问问你,让你看哪条线的长度更长。如果我们只是用肉眼去看的话,如果我们不经过思考,不去用尺子量这两条线的长度的话,所有的人都会觉得箭头朝外的那根线更长。当然,当我们知道了,当我们用尺子去量这两根线的长度的时候,我们会知道它是一样长。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例子,但是我觉得他也足以让我去质疑,去question,自己大脑的智能的程度。很多时候我们会去jump into conclusion,我们急于去下决定,哪怕知道有更好的方式方法,更scientifically proven的方式,拿尺子去量一下,来判断两根线的长度。但是我们的第一印象,我们脑子中呈现的画面,我们对自己的判断,有的时候就是过于相信,而急于去做决定,最终导致我们会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判断和结论。哪怕现在当我们再看到这两根线的时候,我们的脑子里依然会觉得那条箭头向外的线更长,只是当我们知道了这样的一个事实,这两根线其实一样长的时候,我们可以更好的去纠正自己。

 

其实生活中有太多这样的现象了,我们会由于自己的一些偏见,一些stereotype,一些bias,去很快的下一个结论。比如说我想告诉你有这样一个女生,她年轻漂亮,外向开朗,有活力,充满好奇,喜欢与人打交道。你觉得这个人是一位记者,还是一个搞科研的研究员?很多人可能都不加思考的,会觉得她是一个记者,因为我们觉得记者就是能说会道,很外向,就是喜欢与别人打交道,甚至年轻漂亮也是一个factor。

 

而在我们印象中做科研的人似乎就要一板一眼,要不苟言笑,要内向,要沉默,要喜欢在家,甚至秃顶。而当我们看到了一件事情,我们会用自己固有的传统印象去stereotype一个人,一件事,我们不会问这个人现在居住在哪里,我们不会问他的背景是什么,而直观的一个描述,我们就会在脑子中去搜索跟它类似的信息,然后帮我们去做一个判断。

 

这只是简单的两个生活中的例子。当我们过于去依赖自己的default,自己不加思考的大脑中的似乎一直正确的框架去进行判断时,很多时候他是多么的misleading。而这其实并不仅仅是一个测试,在生活中,在我们去依赖自己的default,过度依赖自己的大脑时,我们很多时候会收到一些反的效果。

 

前两天和一位朋友聊天,她跟我说,在疫情刚来的时候,她觉得自己适应的很快,她当时的状态非常好,忽然间疫情来了,她觉得我现在没有聚会了,也不能出门了,不能出去吃饭,不能逛街,没有这些所谓的social的events了,我可以没有distraction,全心全意的投入到自己的学习和工作中。我要好好利用这段时间把该补的补上,把想要推进的事情往前推进,于是她给自己列了计划,排满了schedule,每天从早到晚都塞得满满的。当时那一刻的反应是“我没问题了,我适应了,来吧,让我们开始大干一场。”

 

这是脑子似乎给自己下的一个指令,而身体和情绪却很诚实。每天到了下午都会觉得疲倦,都会觉得累,精神觉得不好,似乎全身心都在抵抗着这个安排的满满的schedule。同时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后,情绪上也会变得焦虑,明明想做这么多事儿,为什么却做不完?最后到头来反而进展比原来还要慢。很多时候我们的大脑似乎在自作聪明,觉得我们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觉得我们没问题了,觉得我们适应了,但是却忽略了很多factors,很多可能在影响着我们的因素。

 

大脑似乎没有考虑到平时与人交流给我们带来的轻松愉悦,没有考虑到可以外出、可以去外面走动,给我们身体和情绪带来的影响。大脑其实也无法判断整天不出门,不见人,很少活动,久坐,只在zoom call上面和别人进行interaction,会给我们的身心造成的影响。在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体感的时候,大脑为我们做了一个预判,好,现在没有distraction了,让我们大干一场。但是身体和心理却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这样一个巨大的变化,对疫情的不确定,恐慌,对家人的担心,social isolation,自己在家无法和朋友进行面对面的交流,很少社交,久坐,很少活动,很少出门。其实所有的一切带给身心的影响,反而让我们更需要去花时间take care of ourselves。而这些身体和情绪上最直观的反馈,大脑在最开始似乎无法process,他自作聪明做的决定,把时间把日程安排得满满当当,反而让我们更加抵抗,反而适得其反。

 

那天和朋友聊天,我们在户外就那样一边走一边聊着,然后忽然间听到了啄木鸟在啄木头的声音,那一刻她回头看着我,眼里充满着光,那感觉就是在受到自然的滋养时,所有的细胞都苏醒过来,她说:“嗯,我的脑子开始慢慢在线了。”

 

我们是这样的一个社会,我们似乎过多的去强调逻辑思维、思考的重要性,而忽略了我们身体的感知,忽略了我们情绪带给我们的讯息,哪怕他们在发出一些信号,我们也会在心底里告诉自己,那不靠谱。只是一些直觉,只是一些情绪,我们没必要去听他们。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反而适得其反,做出一些不利于我们自己的决定。

 

之前看到李松蔚老师一篇文章,也在讲大脑有多么愚蠢,他说人为什么会晕车?晕车是因为你坐在高速行驶的一辆车上,大脑不同的部位接受到的信号不一样,一部分感官认为你处于静止的状态,另外一部分感官感觉你在高速移动,大脑没法处理这两种矛盾的信号,你就晕了。而为什么你会恶心难受想吐?是因为大脑判断你中毒了,它就会产生反射的机制,去激活这些呕吐的反射,让你尽快把毒物排出。所以实际情况下,你只是在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中,而脑子却会觉得你中毒了。

 

同时非常类似的,比如public speaking,公众演讲,我们都会紧张。其实这有什么呢?只是当众讲个话,但是这么多年大脑形成的保护机制,却觉得这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就像我们在丛林里遇到了猛兽一样危险,我们会通过自身调节进行自我保护,让我们产生这种紧张的感觉。哪怕在那一刻,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的生命安全的危险。

 

也许你会觉得大脑太蠢了,很多时候我们依靠大脑去做决定,我们怎么才能做出一个正确的决定?那篇文章的末尾让我觉得非常感慨的一点是说,我们真的无法100%的掌控,所以我们难免出点错,这不是应该的吗?让我感到了compassion,对于自己做出错误的判断,错误的决定,错误的感知的compassion,我们都是人,都不是神。哪怕我们可以去提高自我的意识,可以去认识到自己的无知,自己的bias,自己的stereotype的倾向性,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难免出错,但我们可以一直去学习,一直去调整。

 

另外我想说的一点,其实作为一个人我们有多维度的智慧,我们并不是一个大脑每天飘在空中,我们的情绪、我们的身体、我们的直觉,其实蕴藏了很多的信息,可以帮助我们去做判断。

 

我的客户很多时候来做coaching,发现我道理都懂却做不到。或者我们讨论了半天,他最后的感受是这个就是那件事,我之前也明白,为什么之前做不到,现在却做到了。其实知道只是停留在脑子中,我们不缺少知道的道理,但是做不到是因为我们没法去embody,没法把脑子中的知识贯穿到身体中去运用。而coaching其实做的事情并不是告诉你道理,而是通过这种revelation让你可以去embody。

 

我自己最近也在tap into身体的智慧,去更好地注意自己的情绪,自己的身体。我发现自己对于比较剧烈的情绪很敏感,身体上会有反应,自己也知道自己在经历些什么,以及原因。而对于平时微小的情绪,自己就没有那么敏感。通常情况下,I will function on top of my emotion,我还是继续做我该做的事情,小小的情绪就这样被压抑着。但是压抑久了他就会爆发,或者是无缘无故的觉得坐不住,浑身都不舒服。通过自己更有意识的观察,我发现当自己 fidgeted的时候,总会想去看手机,总是躁动不安,这些微小的情绪就在身体里, 哪怕试图管着自己,让自己静下心来。

 

但是我如果更tap into my body,倾听我身体的需求的时候,他有的时候就是需要活动,需要让气流通。当我觉得如梗在喉的时候,我就是需要说话,需要交流,哪怕在自己的房间中,在家里面,去说说话,去运运气,去嚷嚷两声。当气开始流动的时候,我就可以更安心的坐下来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

 

在coaching的时候,我也会把attention放在客户的身上的同时,放在自己身上,通过身体的调节去和他们进行交流,去打开不一样的思路,让他们可以获得breakthrough。而这些最直观的身体上、情绪上,直觉上的感知,大脑很多时候并不能在那一刻察觉出来,身体和情绪直接发出的信号,给我们了一些signal,我们直接接到他们的反馈,而大脑其实最终是去试图理解他们的意义,并把它们转化成一些不一样的行为。但是首先所有的一切都来自于我们愿意去倾听这些声音,愿意去honor他们,给他们一些空间,说出他们该想说的话。

 

所以如果我们的理性思维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smart,那样严谨,那样毫无缺陷,我们真的可以去接受自己有限的能力。我们是个人,我们会犯错,我们会犯傻,所以这一切的发生都是再正常不过了。而出现这些事情的时候,我们也没有必要去beat ourselves up。同时我们也可以去倾听不同的智慧,像我们依赖大脑的逻辑思维一样,去依赖其他的信号,让我们活的更像个人。

我相信每个人的智慧和力量,如果我们可以把内在的探索转化为行动,这个世界就会变成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感谢大家的收听。如果你喜欢我的节目,欢迎点赞,评论,并分享给身边的一个朋友。Have a nice day!